北碚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豪门之我的王子老公

发布时间:2019-06-25 18:39:41 编辑:笔名

楚楚母女平安,安腾小公主安腾诺一的出世,让整个黑龙组都欢天喜地。都知道王子安腾胜智已有两子,如今又喜得小千金,可谓一组美满的家庭。楚楚与小诺诺被接出院回安腾山庄的时候,山庄内的喜庆气氛仍然在继续,五湖四海的朋友均来纷纷道贺送礼,每天前来山庄的客人络绎不绝。一直到小公主满月了,又是一场盛大而又盛大而隆重的满月宴。当然,胜智很喜欢楚楚为他诞下的这个女儿,*爱与关心早已超过了心一与炫一。一转眼,又是三年过去。咱位这位小的安腾小朋友,安腾诺一,已经满三周岁了。每一年的生日,似乎都是安腾家盛大的节日。一家人都像像掌中宝一样疼爱着安腾诺一,握在手心怕疼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我们的小诺诺小盆友,虽然才三岁大,漂亮的小脸蛋,与精致的五官,已经能让人感觉到,将来一定会是超过母亲超过奶奶的大美女。可是,安腾小公主的小脾气和刁蛮的个性却是让人不敢恭维。爸爸是黑龙组的老大,妈妈又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小女王,安腾诺一想变成小家碧玉都难。全山庄里,除了爸爸安腾胜智以外,大概就只有这位小公主说话在份量了~当然,还有我们的安腾炫一小朋友,是家里的小霸王,因为静一和心一比较年长,相当成熟懂事,而妹妹安腾珍一又是既温柔又可爱的小淑女。孩子们里只有安腾炫一淘气不省心。不过,安腾炫一本事再大,也大不过自己的亲妹妹安腾诺一,诺一才三岁,似乎总有办法对付哥哥。炫一在安腾山庄被封为小霸王小淘气,可到了妹妹这里,就像是生了锈的发条,完全不给力了~~“奶奶、妈妈”晌午过后,诺一小朋友被保姆领着跑到玉子奶奶的别所里,穿着雪纺的粉红色小洋裙,扎着高高的小辫子,额前梳着齐齐的流海。诺一长得非常漂亮,融合了爸爸妈妈精华的东西,只是,和两个哥哥不一样的地方,便是头发。这一点,诺一遗传母亲,头发天生乌黑靓丽,并未遗传父亲的栗色。楚楚正陪着玉子插花,看到诺一气鼓鼓的跑进院子,还一边插着小腰,女人眼睛一转,便知道诺一又发生了什么事。“诺诺,你和哥哥又吵架了是不是?”,楚楚走过去,弯腰捏捏女儿的小脸,声音有些低沉。其实心里明白的很,每一次诺诺与炫炫吵架,赢的人都是安腾诺一。再这样把她惯下去,她都害怕她长大了没人敢娶~诺诺小嘴撅得老高,小脚狠狠的踢了下脚底下的小石子,“安腾炫一,又偷去诺诺的温泉宫里洗澡澡了,诺诺生气!,哼!”诺诺踢小石子的动作,让玉子夫人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满眼心疼的瞅了瞅漂亮小孙女,“诺诺,有话好好和妈妈说,不许胡闹,踢坏了脚可不好了”全家人都当这位小公主当小祖宗一样供着,似乎嗑疼一下碰到一块肉都不可以。诺诺的保姆一听到玉子的话,赶忙蹲在地上仔细检查小公主的小脚丫~而诺诺为虾米那么生气捏?温泉宫又是什马东西?还记得安腾山庄后山的温泉池吗?自从楚楚次带着小诺诺去那里玩耍,小诺诺便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吵着妈妈每天都带着自己去泡一次。理所当然的,安腾胜智便为了女儿把整个山洞改造装潢了一番,温泉池旁建得像个小型的儿童乐园,有小滑梯、有小转椅、还有休息用的卡通小*。玩具、*,只有安腾诺一想不到的,没有她得不到的。|“诺诺的温泉宫,只有珍一姐姐可以进,安腾炫一不可以”,小诺诺倔强的小表情,让人看了既有公主的威严,又不失三岁孩童的天真可爱。这样霸道的话,玉子与楚楚不只是听过千次万次。“我的乖宝贝,别总那样,温泉宫是爸爸给你们玩乐用的,炫炫去玩有什么不可以?”楚楚决定抱起漂亮女儿,用商量的方式让她不生气~可是,小诺诺偏不听,小脖一扬,大眼一瞪,那表情就是十足的十年前的何楚楚~“不是不是就不是,温泉宫是爸爸送给诺诺的礼物,小诺诺说了算,妈妈偏心!”,诺诺捂起了耳朵,拼命对妈妈摇着头,小嘴又歪到一边去,“等我哥哥和静一哥哥回来,诺诺要哥哥揍安腾炫一”她坚定地道~话说,在小诺诺心中,除了爸爸安腾胜智和大伯安腾胜西帅帅以外,就是哥哥安腾心一~可是,哥哥一直被爸爸妈妈送去泰国,只有过年或过节的时候,诺诺才可以看到他~何楚楚瞅了瞅女儿,又回头看了看婆婆,真是对女儿无语~“诺诺,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听不听?”过了一会,何楚楚终于叹了口气,对女儿神秘兮兮地道~诺诺还假装捂起耳朵,其实,奶白色的小手已经轻轻开启,眼睛斜斜的盯着妈妈的唇~“听说,爸爸今晚会带着心一哥哥回家,,,”,何楚楚试探地道~“真的?妈妈说的是真的么?”,诺诺马上眨了眨大眼,小身体往妈妈身上一倾。“诺诺好久都不见爸爸,诺诺想爸爸”这是实话,安腾诺一,和爸爸贴心~“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奶奶,奶奶可是从来都不说慌话的哦!”,楚楚幸福的眨眨眼睛,把身旁的玉子搬出来,诺诺指望的看着玉子,玉子则笑弯了眉回应自己的可爱孙女~“所以诺诺听话,在爸爸回来之前不能淘气,不能耍大小姐脾气,听到没?”,楚楚道~诺诺点点头,“臭炫一就淘气,让爸爸回来揍他!嘿嘿嘿!”*******************************************安腾诺一有的资本占据安腾胜智的所有父爱,没办法,谁让胜智只有这一个女儿。多多少少会在心心和炫炫面前偏爱于这个女儿~当胜智与心心风尘仆仆的归来时,咱安腾家的小公主个扑到爸爸膝下,抱起爸爸的大腿便不肯松手,还没待爸爸将她抱起来,便酸了酸小鼻子哭了起来~身后的楚楚与女仆们一脸的尴尬,安腾诺一这是什么意思?她有多委屈?爸爸回来了,反倒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好像胜智离开的这十几天里,给她多大的气受了似的~楚楚翻了翻白眼,却是拿女儿真的没办法。“诺诺怎么哭了?想爸爸没?”胜智用往常一样的姿式将女儿抱起来,疼爱的捏了捏女儿洋娃娃一样的小脸,“嗯,爸爸不在这几天,诺诺长胖了不少!”男人戴着斯文的金丝框眼镜,一头挺立的栗色短发,照旧是黑西装打着黑领带,三十岁的安腾胜智仍然酷帅气~诺诺抽泣着小脸,小嘴向爸爸的俊脸凑了凑,狠狠的亲了爸爸一口,发出了“啵”的一声响亮声音,“诺诺想爸爸了”无论安腾小公主在家里有多么刁蛮有多么霸道,永远都知道要时时刻刻让“靠山”开心~胜智显然很高兴,刮刮女儿的鼻子~这时,心心正与妈妈互视,那母子间的特殊感情正在不知不觉中传递~楚楚先走过去,当着三个孩子的面,和胜智默契一吻之后,便搂抱起大儿子安腾心一~“心一长大了,也长高了,妈妈好想你”,的确,十一岁的安腾心一小朋友,已经是大孩子了,个子已经快超越母亲了~而一直跟在妈妈身边的小二少爷安腾炫一终于按耐不住了,也跟着妈妈一起抱着哥哥不放~“哥哥,炫炫想你,炫炫也想和你去泰国,去找和南叔叔”炫炫粘粘的对心心道,两兄弟,长得非常像,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是亲兄弟~而安腾心一,很有大哥哥的风度,吻了吻母亲,摸了摸弟弟的小头,“好,下一次,哥哥会带炫炫一起去”“不行不行不行,哥哥不许带炫一去,诺诺不准,诺诺不准嘛!”此时安腾诺一小朋友却急了,在爸爸怀里乱踢乱闹着,又搂着爸爸的脖颈撒娇道,“爸爸,你不许让炫一和哥哥去”炫炫瞪起大眼,对妹妹扮了个鬼脸,而诺诺同样不服输的回了对方一个更大的鬼脸~“好了好了,你们都不许闹了,爸爸和哥哥坐了一天的飞机,很累很累了,你们两个一点都不懂事”楚楚没办法,只好用激将法分散两个孩子的注意力~诺诺一听,立刻用小手开始对爸爸的肩膀又揉又捏,在她小小的记忆里,曾经看过妈妈就是这样对爸爸的,并且总是问爸爸舒不舒服~“爸爸,舒不舒服?”,她边卖着力,边问道~而安腾炫一转了转黑豆的大眼,笑呵呵的晃了晃小脑袋,“炫炫去给爸爸放洗澡水去,,,”说完,一溜烟的就逃开了客厅,没几步便跑到了楼上去~胜智望着炫炫的背影挑眉,瞅瞅楚楚问,“炫炫是不是又闯祸了?”,安腾炫一今天种种表现看来,闯祸的情况属实~楚楚抿嘴一乐的点头后,凑近了胜智身体,忽略了女儿的存在,开始悄悄的问胜智,“老公,想我没?”小公主吃着手指头,狐疑着小脸瞅着母亲,而胜智也忽略了女儿的存在,脸旁也向楚楚的耳边回凑过去,“今晚告诉你”~~全剧终------------新文已开坑:《腹黑总裁,女神非你不可》地址:简介:复仇归来的陆千秋果敢、聪慧,岁月的沉淀和伤害让一个女人的内在和外在都磨砺成美。尚楚的出现无疑是她计划里的意外,在盛世,人人背后都称他一句太子。他危险、强势,如一只腹黑的野兽,不但让她成为他手中的一枚棋,还霸道的让她做了他心尖上的女子……“我们分手吧,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她望了眼对面的海,忽然从他怀里脱出来可刚一旋身却又被他按住,他手上的烟没掐,一个烟圈坏坏喷在她脸上,“怎么,想跑了吗?”“千秋,别忘了,你身上还有样宝贵的东西,我还没尝过那滋味”,他狭长的眸微眯起来,食指挑起她下颚,“我是什么人?花了那么多心思追你,那东西没得到,就能任你跑?”……天亮的时候,她又痛又累,却还是不知死活挥开他横在腰间的臂,双眼痛红的将衣服砸到他身上,“*!你想要的都得到了,滚吧”男人却像个吃饱后不认帐的大爷,摸摸胸膛上的几道抓痕后,慵懒的靠向*头, “陆千秋,我想要什么?你确定你昨晚给了?”她咬着牙不吭声,却忽然被他上前反手一扣,他像只凶狠的猎豹,食指划在她心口,“我想要的,既然你不肯给,那就把它挖出来”

惠州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四平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漳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