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情生何处

发布时间:2019-06-26 00:09:22 编辑:笔名

第六十八章番外三#林小宝,放开那个小正太!#【小宝6岁贝贝1岁】“好神奇,贝贝越长越好看了,一开始看他的时候,特别特别特别像猴子。”林小宝童鞋,至今对林远晨说她刚出生时像小猴子这回事耿耿于怀。她用了三个“特别”,强调弟弟比她更像小猴子。“小宝宝都会越长越好看的呀。”林音在床上逗儿子玩,贝贝已经会抬头了,眼神好奇地盯着林音手中的小铃铛看,林音的手一震动,铃铛发出叮铃铃的响声,他也跟着咯咯笑。小宝趴在一边,手指戳戳弟弟的脸。弟弟的脸蛋胖胖软软的,她觉得挺有趣,就继续戳了几下。想不到贝贝嘴一扁,哇得一声哭出来。林音瞪一眼小宝,没好气地说:“看,干好事了吧?!”“我明明轻轻的,一点力气都没用。”小宝弱弱地替自己辩解,然后她闻到一股尿味,欣喜地向林音汇报,“阿音,贝贝哭是因为他拉小便了啦,不是因为我戳他。”林音解开儿子的尿不湿,一看,正如小宝所说的,贝贝是尿尿了。林音下床,给儿子拿新的尿不湿换。回来时看着小宝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贝贝看,她好奇地问:“阿音,为什么贝贝有这个,我那么大了还没有长出来?”小宝的手指,指向……贝贝的小鸡.鸡。“因为你是女孩子,贝贝是男孩子啊,小鸡.鸡只有男孩子才有。”林音理所当然地回答。她觉得没必要跟小孩子避讳这种生理知识,想不到小宝接下来的问题更生猛,“那季叔叔有,你没有咯?爷爷有,奶奶没有咯?豆豆有,我没有……男孩子有这个东西干嘛啊?”“呃……”林音一张老脸扛不住了,“长大后你就知道了。”“为什么我现在不能知道?”小宝到了这个年龄,正是问为什么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想探个究竟。“小宝,你今天的数字写完了吗?”林音突然转了个话题,小宝现在上幼儿园大班了,每天回家,还有一点点作业要完成。小丫头懒得很,每天要她紧催慢催很多遍。一说到作业,林小宝瞬间蔫了,“还没有。”“拿快去写作业!”林音想打发走她。小宝在临走前,抱着林音的手臂撒娇,“那阿音,我可以玩一下弟弟的小鸡.鸡吗?我没有,很想要一个诶。”玩一下……弟弟的……小鸡.鸡……林音满头黑线,哭笑不得,想问小宝,玩坏了怎么办?她装作严厉的样子,“还不快去写作业?还有,我警告你哦,不准偷偷玩,要是被我知道,你以后所有的鸡翅、蛋糕、冰淇淋全部取消,每天晚饭都有青椒。”“阿音你怎么可以对我那么残忍?!”小宝泪奔着跑开。这孩子……看来以后她看电视剧的时间,也要严格控制了……【小宝7岁贝贝2岁】7岁的林小宝,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了。她不再是幼儿园学生,她要去上!小!学!了!真是伟大而光荣的一项进步。毕竟,小学生可以写作业,可以考试,而幼儿园的小宝宝,只能玩玩玩,多没意思呀!2岁的贝贝,get到的新技能是——说话和走路。他可以说简单的句子,比如“妈妈,饿”,“爸爸,抱!”和“小宝,胖!”可见小宝这一年,在家里被说胖的频率是有多高……小贝贝走路还不算特别稳,摇摇摆摆的,像只小企鹅。他特别喜欢跟在小宝屁股后面玩,但是经常跟丢。小宝飞速地跑下楼梯,贝贝则要保姆抱下来,或者自己趴在楼梯上小心翼翼地一级一级爬下来。小宝的独立意识变得极强,她不喜欢贝贝这个麻烦的小跟屁虫。所有“大孩子”的活动,让贝贝跟着,算是个什么事儿?小宝要和朋友们去小区的公园探险,贝贝那个麻烦精,明显想跟着一起去玩。下午季叔叔不在家,阿音也去餐厅了,家里只有陈阿姨在。陈阿姨跟小宝求情,“小宝啊,弟弟很想去,你就带他一起去呗?”“一起去也行。”小宝深思熟虑后,说:“姨姨,你把弟弟尿布、奶嘴、奶粉和小汽车都带上,我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哎,贝贝啊贝贝,我真是为你操碎了心!小宝心想。所谓探险,就是小宝、豆豆,还有小宝在幼儿园的死对头沈家豪,哦不,现在是好朋友,一起在小公园上蹿下跳。豆豆小同志对于林小宝这种“拖家带口”的行为极其鄙视,跟贝贝一起玩,会影响大家的速度和战斗力。可怜的贝贝,跟到了公园,却只能坐在一边玩沙子。陈阿姨在旁边看着,惊叫道:“哎哟我的小祖宗,沙子可不能吃!”“姨姨你抱好他!!”小宝远远地喊一句,她真是不容易,探险同时还心系弟弟。贝贝在陈阿姨怀里待了没多久,就无聊地睡着。陈阿姨先带贝贝回家,嘱咐小宝也要早点回来。小宝下午玩野了,直到林音和季傅阳都回家了,她还没回来。听陈阿姨说,几个小孩子在小区里玩,她就放心,由着小宝去了。小区安保很好,摄像装置齐全,保安也认识小宝、豆豆几个孩子。林小宝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灰头土脸,简直不能见人。“小宝,你这是干嘛去了?”季傅阳问她,又招招手,“过来。”说着,给小宝拿掉了头发上的杂草。“小宝,笨蛋!”贝贝用他仅有的词汇,对小宝进行了深深的鄙视。几个大人哄笑,小宝生气了,憋红了脸,“贝贝,你才笨蛋,下次再也别想我带你出去玩了。”“不要~~”贝贝伸出小手撒娇,想让小宝抱抱他。小宝对弟弟心软,伸出手去抱他,想不到贝贝太重,她根本抱不住。贝贝压在小宝身上,小宝狠狠摔了个屁墩儿,“哎哟!”“哈哈哈小宝大笨蛋!”压在小宝身上,一点都没摔疼的贝贝开心得很,“好玩!好好玩!”林小宝:……qaq【小宝8岁贝贝3岁】教语文的赵老师在台上严肃批评学习态度不认真的小朋友,“沈家豪,自作聪明,拿三支笔一起抄写,你以为老师看不出来吗?季霖,第四次左右未上交……季霖,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小宝同志在下面举手,表示自己有冤屈要伸,她见老师问自己,站起来理直气壮地回答:“赵老师,我的作业早就写完了,可是我弟弟拿去玩,他昨天晚上尿床了,我的作业也……”“哈哈哈哈哈!”小朋友们爆发出哄堂大笑。“季霖,真的是这样吗?我会打电话问你妈妈哦。”赵老师憋着笑道,“好孩子是不撒谎的。”“是真的。”小宝信誓旦旦地保证。哎,也难怪赵老师不相信她。这个月,小宝四次语文作业没交。一次是贝贝把她作业本儿撕了一页,一次是贝贝在她本子上乱涂乱画,第三次是贝贝把麦片弄到的本子上,一次……不提也罢。贝贝大概是对她的语文作业本儿“情有独钟”吧。小宝思量着,要回去“好好教育”自己这个爱捣蛋的弟弟了。但她是个“温柔的姐姐”,一定不会揍贝贝的……小宝回到家,刚好有客人,秦叔叔和凌薇阿姨。小宝蹦跶着进门,放下小书包,跑到秦晋南腿边。秦晋南一把抱起她,“哟,小宝放学回家啦。”“秦叔叔,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呀?”小宝知道秦叔叔上星期去美国了,按照以前的情况,他都会给自己带礼物的。秦晋南抱着她去客厅,给她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拆开看看?”小宝兴致勃勃地拆开,但是看到之后有点小小的失望,又是芭比娃娃呀?“谢谢秦叔叔,小宝很喜欢。”小宝礼貌地说了一句,她可不想让秦叔叔难过。卧室里,戚凌薇跟林音逗贝贝玩。贝贝难得安静地让大人抱着,待在戚凌薇怀里。戚凌薇温柔地说:“贝贝真是可爱极了,我给他买了几件衣服,料子都是的,不会伤到宝宝娇嫩的皮肤……”小宝走进去的时候刚好听到,然后看见床边摆着好几个袋子,大概都是凌薇阿姨送给贝贝的衣服。她突然间有点儿小小的沮丧,以前大人都只喜欢她一个,现在多了贝贝,好像大家都更喜欢弟弟了呢。不过小宝觉得自己是个“大肚”的人,不能跟小弟弟计较这些。更何况,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她走进卧室,严肃地向林音告状,“阿音,昨天贝贝尿在了我语文作业本上,今天语文老师批评我了。”“噗。”林音忍不住笑了,然后问:“你的作业本怎么会在床上呢?”“贝贝拿过去的。”小宝解释道。林音没多想,“那你是不是自己没收拾好啊?阿音不是跟你说过,一写完作业就要把本子放进书包吗?你放进了书包,弟弟怎么拿?他又不会拉拉链。”“所以说,是我错啦?”小宝瞪着眼睛问。林音要跟戚凌薇聊天,点点头敷衍小宝,想打发她去厨房,“你看看陈阿姨饭做好了没。”小宝一声不吭地走开了。晚饭前,秦晋南和戚凌薇回去了。临走前,秦晋南抱了抱小宝,亲亲她的小脸蛋。小宝随便亲回了他一下,送走了秦叔叔。吃晚饭的时候,林小宝破天荒地只吃了一小碗米饭。然后她跳下椅子,“我吃饱了。”“现在不吃饱,晚上饿了我可不管你哦。”林音忙着给贝贝这个捣蛋鬼喂饭,抽空出来对着小宝讲了一句。小宝自顾自地上楼,她坐在房间里画画。楼下突然吵闹了起来,好像是贝贝吃鱼不小心鱼刺卡到了喉咙,几个大人围着贝贝,很焦急的模样。小宝趴在楼梯的扶手上看,阿音跟陈阿姨说:“快去打电话,让医生过来一下。”陈阿姨慌慌忙忙跑过去打电话。贝贝在季叔叔怀里哇哇乱叫,季叔叔皱着眉让他别动。小宝觉得自己就算下楼,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回了房间。过了挺久,医生才来,楼下一阵哄哄闹闹之后安静了一会儿,再是关门声,阿音教育贝贝的声音,“以后吃鱼再这么不小心,妈妈揍你屁股了哦。”小宝再自己看故事书,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八点,是睡觉的时间了。陈阿姨过来,敲了敲房间的门,“小宝,可以睡觉了,快去刷牙洗澡。”小宝自己去刷完牙洗完澡,换上小兔子睡衣。自从她学了拼音,能自己看书之后,阿音和季叔叔就不过来给自己讲睡前故事了,换成她自己看书。隔壁贝贝吵着不要刷牙,阿音骂了他两句之后才安静下来。小宝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天天睡得跟小猪一样的林小宝,次体会到失眠的滋味。她翻来覆去,实在是睡不着,光着脚丫跑到隔壁去,看看贝贝睡了没。推开粉蓝色的门一看,贝贝不在床上,那贝贝在哪里?她眼珠子一转,蹬蹬蹬跑到主卧室,踮着脚开门——果然,贝贝跟阿音睡在一起。她心里突然酸了,明明阿音说过,她和贝贝都要独立,都要勇敢,要自己一个人睡觉,凭什么贝贝又跟大人一起睡?“阿音,贝贝怎么跟你们睡?!”小宝气鼓鼓地质问。林音叹了口气,晚上儿子喉咙卡鱼刺闹得她头疼,现在小宝又来……她说:“因为贝贝年龄小,你是大人了啊。”“我不是大人,我不想自己一个人睡!”小宝反驳她,哪有八岁的大人?季傅阳拍拍床,示意小宝过去,“那小宝也一起睡。”还是季叔叔对她好,小宝心想着。“不行,小宝跟贝贝睡在一起,他俩晚上肯定闹得不安生,到时候谁也别想睡。”林音的语气略有些不耐,“小宝,你听话,回房间去,乖。”小宝生生停住了脚,她看林音的脸色,是发火的前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尽管不情不愿,小宝还是挪回了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林音特地批评了贝贝,并表示,以后贝贝也一定要自己睡。小宝撇撇嘴,╭(╯^╰)╮哼,晚了。今天是周六,林音照例下午去餐厅。小宝和贝贝还有两个保姆在家,小宝趁贝贝睡午觉时,从林音的梳妆柜上偷拿了一支口红,趴到贝贝床上,给他画了两撇红艳艳的“小胡子”。下午季傅阳和林音回来,就看着儿子脸上有这可笑的“小胡子”,在跟小宝玩。小宝和贝贝玩五子棋,凭她比贝贝大五岁的智商压制,小宝每盘都赢。一开始说好,输了的人要在地上滚五圈,贝贝输了好几次之后,恼羞成怒,开始耍赖,“我不要和你玩了!”“那你上一盘输了,要滚五圈。”小宝坐在毯子上说。贝贝跺脚走开,“我、不、要。”“季墨言,小狗才耍赖皮!”小宝扮了个鬼脸,再嘲笑弟弟,“小狗怎么叫?汪汪汪!贝贝你快叫几声!”“小宝,不要欺负弟弟。”林音在厨房里喊了一句。她心里暗暗地笑,两个小孩子就是这么有趣。她手上做菜的动作不停,她晚上要做小宝喜欢吃的蜜汁鸡翅。小宝脸一红,“我才没有欺负他!”楼下没有回应了,她站在楼梯扶手旁远远一看,贝贝跑到了阿音身边,阿音正喂他吃东西。“哼。”小宝郁闷地去阳台坐。夏日傍晚,蝉鸣聒噪,心情不佳的小女孩托着下巴,呆呆看向窗外。落日的余晖透过阳台大大的窗户照进来,小女孩浑身染了一层金黄色。有个男人从客厅出来,推开手推门走进阳台,在小女孩身边坐下。季傅阳问小宝:“怎么了,心情不好?”“我觉得你们比较爱弟弟。”小宝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季傅阳惊讶了,说实话,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做的不公正的地方,甚至有些时候,是偏心小宝的。但是转念一想,也正常。如果家里有好几个孩子,大孩子总是会经历这样的过程——一开始,父母的爱意全集中于自己身上,后来,不可避免地会分给小的孩子。就像是以前天天给你一整个苹果,之后突然冒出个小屁孩儿,要跟你分苹果——就算妈妈把苹果切得一模一样,也会感到失落。毕竟,我以前是有一只苹果的啊。“为什么这么说?”季傅阳好奇,耐心地问她。小宝慢慢地说:“因为弟弟可以不刷牙,可以跟你们睡,可以跟阿音撒娇,耍赖阿音也不会骂他,做错事也不会挨批评……”说着说着,小女孩更加沮丧。人为什么要长大呢?她多么希望自己永远是一个受尽宠爱的小孩子。“听着,”季傅阳温柔地打断她,将她抱起,放在怀里,“这些不是因为我们更爱贝贝,而是因为贝贝年龄还小。在你那么小的时候,你也可以闹着不刷牙,你也可以耍赖。但是小宝,你今年几岁啦?”“八岁。”小宝声音软软的。“八岁的小学生,才不会再做那些幼稚的事情呢。”季傅阳摸摸她的头发,“你再想想,季叔叔给你买了脚踏车,有没有给弟弟买?”“没有。”“你可以使用电脑,弟弟能不能用?”“不能。”“我带你去图书馆的时候,有没有带弟弟去?”“没有。”“所以,小宝,我和阿音爱不爱你?”季傅阳眼神定定地看着她。林小宝低着头,埋在他怀里,声音突然雀跃起来,“爱的。”恰好,林音上楼来喊他们吃饭,“傅阳,小宝,吃晚饭啦,有蜜汁鸡翅哦。”“噢耶!”【小宝21岁贝贝16岁】自从小宝上初中之后,林音严格控制她的饮食,终于将小胖妞的体重减到“苗条”的范围之内。再加上小宝童鞋爹妈长相基因好,她长开之后,也是小美人一个。但是美女小宝,到了大三,21岁了,还没人追过……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林小宝握拳想着qaq,不科学啊?她照照镜子,左看右看,怎么看,都是一漂亮大姑娘呀!“别照了,你找不着男朋友,根本不是长相原因。”季墨言,即贝贝小盆友,哦不,现在是玉树临风的少年一枚,走进洗手间,悠悠说道。林小宝愣了下,“那是为什么?”季墨言嘴角勾了一下,“你这种母夜叉的性格,谁敢要?”“贝!贝!你是不是找!死!”林小宝怒(╰_╯)#,随即追杀弟弟,绕季家别墅两圈。说到林小宝的彪悍,那是远近皆知的事情。小学时,敢将男同学追杀至厕所;中学时,打架一出手直冲人家下三路。自从她踢坏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男生的蛋蛋之后……威名远扬,肃杀四方,再也没人敢觊觎这朵带刺儿的玫瑰。林音头疼,照说自己的性格算是温柔的吧,怎么小宝就没继承,越长大越彪悍呢?她去怪季傅阳,“都怪你,小宝都是你宠坏的。”“宠坏就宠坏。”季傅阳不屑一顾,又捏捏林音的鼻子,“你不是也被我宠坏?”对于父母一把年纪了还爱这么肉麻兮兮,坐在一边的季墨言同学表示……非常鄙视。林小宝特别渴望谈一场纯洁浪漫的恋爱,能有一个穿白衬衫牛仔裤,特别干净的少年拉过她的手,他们一起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道里;在她生日时,男朋友能在寝室楼下摆爱心拉住,唱情歌给她听,她受着广大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楼,接过他手里的玫瑰……“醒醒!季霖你醒醒啊!别做梦了!”室友兼闺蜜的洛洛使劲儿摇着小宝的肩膀,“你以为是在拍偶像剧啊?”林小宝摸摸自己的脸,幽怨地看着她,“我长得也不必偶像剧女主差啊。”洛洛:……(服了你“不行,我在这学期结束之前一定要找个男朋友!”林小宝握拳。洛洛召集其他几个室友,“来来来,我赌两毛,季霖找不到!”“我也压两毛!”室友a。“我压上这半根黄瓜!”正在做面膜的室友b。小宝:……林小宝掏出一张红票子,“压100,赌我能找到!”“虽然我知道你不差钱,但不要那么任性啊。”室友b拍了拍小宝的肩膀,“这100块,先放我这儿吧,反正你也要输……”小宝壮志踌躇,回家嚷嚷着要林音给自己安排相亲。林音一脸黑线,她女儿也是一朵奇葩,才20岁就要相亲,是得多饥渴……遭到拒绝的小宝无奈,她身边的男性朋友就那么几个,沈家豪?不不不太壮了,穿白衬衫不好看。豆豆?诶,豆豆好像不错!(林音:豆豆是你亲戚你造吗?小宝和室友打赌,元旦回家,要在朋友圈晒出她和男朋友的合照,否则就输掉100块。转眼间元旦就要到了,林小宝还毫无胜算。她没办法,只能打起弟弟的主意。贝贝这两年长得飞快,身高已经超过自己了,直逼180。就是这张脸还有点嫩,不过装装自己男朋友,应该没问题。小宝谄笑着去跟弟弟谈条件:“贝贝,帮我一个忙,我们一起拍个照片就成。”“不拍。”季墨言自带腹黑属性,一眼看穿林小宝的阴谋。他冷着一张脸说:“季霖,我可是你亲弟弟。”“嘿嘿嘿。”林小宝的魔爪伸向了贝贝的肩膀,按住坐在沙发上的他,赶紧拿着手机自拍了一张窜开。元旦当天晚上,林小宝的朋友圈出现了她和贝贝的合照。两分钟过后,评论刷出。“老牛吃嫩草你不要脸!”——同学a“天呐我竟然输了半根黄瓜。”——室友b“嘤嘤嘤我的两毛钱qaq”——洛洛“这块小鲜肉是谁求认识啊啊啊啊啊!——同学b”“季霖你动作够快的啊。”——室友a“给你10秒钟,删掉。”——贝贝“小宝,贝贝,以后都要这么相亲相爱哦~爱你们[心]!”——林音“林小宝,放开那个小正太,让我来!”……

安徽专治牛皮癣的医院
齐齐哈尔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扬州专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丞相大人怀喜了

下一篇:阴将绕道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