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逃离北上广我要去故乡

发布时间:2019-04-21 14:10:52 编辑:笔名

兰博的“湘瑶小居”

逃离北上广我要去故乡

邵阳讯( 杨吉)离深回乡创业两年多,洞口挪溪这个“80后”收获成功的喜悦

逃离北上广,到底有多少?,逃离后他们又在做什么工作?洞口“80后”兰博就走了这条路:在深圳打拼7年后,他选择回到农村,用行动实践梦想,也试图找寻一份答案:离开的故乡是不是能回去?

“逃离”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兰博离开深圳整整三年的日子。他觉得,离开深圳,其实不意味“逃离”,而是一种选择。

兰博今年33岁,他的故乡在洞口县挪溪瑶族乡安顺村,从洞口县城动身,驾车朝着雪峰山腹地一路往西,穿过大大小小的隧道,然后左转往南,再走50多千米山区路,就可以站在这座瑶寨的村口。

在当地,要离开大山,一般只有两个途径:当兵或者考学。2002年,兰博考上大学,走出大山。大学里,兰博遇见了如今的妻子廖菲菲。他俩一个学电子商务,一个学外贸。2006年,他们一同来到深圳,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

像这个城市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两人努力赚钱,梦想具有自己的房子。为了节省开支,夫妻俩上下班尽可能骑自行车,在漫长夏季里,也舍不得添购一台空调。

2013年,夫妇2人有了几十多万元积蓄。“再加点钱可以付个首付。”这是他们距离融入这座城市近的一次。“那时,我老家正在修房子,陆续借了15万元。”廖菲菲说。“我们家都在农村,不能靠家里支持,所以想再等等,多存一些钱。”兰博说,而等待的结果就是,“房价越长越快”。

2013年,深圳房价突然“暴涨”,30平方米的出租房也涨到了月租2800元。“虽然日子在渐渐变好,但我做业务工资不够稳定,提成高的时候月收入有1两万元,低的时候就只有3四千元。”兰博说。到2013年儿子出身后,经济上的压力更大了,他们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由父母照顾。

历经好几个月的辗转反侧,兰博决然作出决定:辞掉深圳的工作,拿出多年积蓄,回乡创业!“我想证明给大家看,故乡是可以回去的。不光要回去,我还要将自己的所学和新观念带回去,把故乡打造成宜居、宜业的好地方。”

2014年6月7日,他们回到了老家挪溪。那天,兰博在朋友圈里难掩兴奋,配图是一栋栋挺拔林立的摩天大厦。

回乡

其实,早在2012年,一个偶然为他们回乡发展埋下了伏笔。

当年,回乡探亲的兰博发现当地游客愈来愈多,但吃饭的地方却很少,他建议父母将村屋改造成农家乐,招待游客。“我们家是当地个开农家乐的,但是平常很少客人,只在黄金周和寒暑假客人才比较多。”

2014年,兰博回到家乡,从父母手上将农家乐接过来。兰博将家里的木房子重新装修。农家乐的食材都是当地山民散养的鸡、鸭、自家熏制的腊肉等,生意很快就有了口碑。

兰博说,短短三年,各村都办起了农家乐,安顺村就有五六家。“不敢说当地农家乐都是我带动起来的,但也带动了1大部分。”兰博说。

2015年10月,兰博打算投资200万元新建1栋瑶族民宿。由于资金不足,兰博向乡亲们求助。“很多乡亲都很支持,五千、1万,对他们来讲,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乡亲们的信任,让兰博很温暖。

2016年3月,兰博的民宿竣工,5层高,40间客房,楼下有一条小河,凭栏远眺,是绵延不绝的雪峰山脉。每到周末、节假日,兰博的房间都会被预定一空。

回乡以后,靠着努力经营,他们两口子的收入和深圳比,差不了多少,每一个月也能稳收两万元。

除开农家乐,兰博和妻子还开了个店,办理了食品经营许可证,专门卖当地土特产。互联拉近了外面和大山的距离,当地乡亲们也跟着受益。农村里的土货,成了城里人的“香饽饽”。“2016年开始,村里人种的蔬菜、养的家禽、鸡蛋和各种干货土特产都被我卖到北上广深那些大城市去了。”近,兰博开始在店上架了当地的腊肉粽子,不到一周,就卖出4000多个。

近三年的创业,也让兰博看到了信心。他下决心在1年内还清债务,5年内把建新居的投资全部回本。

改变

平日里,除打理生意,空闲的时候,兰博会去山里挖竹笋,收山鸡蛋。到了夏天,他就带着孩子去河里抓鱼,爬到山头“摸”云彩。

“相比之前,现在更忙碌,但心却满满的。”兰博说。喜欢摄影的他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也让兰博见证了故乡这些年的变化。

“现在政府补贴乡亲翻修房屋,建光伏电站,村村修通了水泥路,安了电灯,挪溪也在大力发展旅游,我们挪溪好几个村被评为美丽乡村,市委书记龚文密的扶贫点就在我们村,很多人可以不用外出打工,在家就可以踏踏实实过上好日子。”

兰博觉得,坚持付出就有回报,“我希望故乡的旅游业走向正轨,我也希望故乡能为返乡人士提供更多创业的便利,希望愈来愈多有志回乡的人士回到自己的故乡,把家乡建设得更美丽。”

在挪溪,兰博成了“知名”人物。他被约请参加洞口县扶贫培训课,教村民们如何经营农家乐。走在路上,常有不认识的人和他打招呼:“你好啊,兰博。”

“兰博其实只是我的名,我本名叫兰大鸿。”兰博笑着说,名字是他爷爷取的,大展宏图的意思。

固然,让兰博心安的还是每天能陪伴在亲人的身旁。

下个月,兰博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出身了。他说,要依照传统给孩子取个瑶族名字,“陪伴是我给家人的礼物,我希望我的后代记得自己是大山的孩子。”

手记

兰博,是许许多多具有梦想、寻求梦想的“80后”中平凡的一员。从大城市到回乡追梦,这样的创业故事,每天都在邵阳这片热土上产生着。有成功的喜悦,有失败的泪水,但不管怎样,这些可爱的创业者都在认真前行。

“离开深圳,回邵阳发展前途一样广阔。”33岁的兰博就在其中,他瞄准了故乡的发展机遇和发展环境,回故乡创业。经过三年发展,他不但站稳了脚根,创业道路也越来越宽。同时,许多像兰博这样的人材回流,对农村来说是一笔财富。他们有才干,有想法,1人返乡,带动一方,帮助一批人创业就业,为脱贫攻坚,增收致富贡献着自己的气力。

美丽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