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纽约时报德国危险的民粹主义

发布时间:2019-06-07 19:24:39 编辑:笔名
月经量多如何补血
月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排卵期出血多少不一

在过去十年里,德国一直在寻找摆脱监管束缚的方法,因为监管束缚使失业率保持在高水平,而竞争力保持在低水平。这就是为什么柏林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对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说教,让他们明白实行紧缩政策和结构改革——比如减少对劳动力市场的管制、缩小福利体系并下调养老金,以适应人口的减少——的好处。

然而,从德国两大政党目前的谈判情况来看,德国似乎是在一边劝说别国喝白水,而自己却准备再喝一大口民粹主义美酒: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中右翼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左倾的社会民主党希望提高养老金,对劳动力部门进行监管并向受到质疑的社会福利划拨更多的资金。

两大政党都希望加大养老金开支:如果政府得以顺利组建,保守派将能够为母亲们提高养老金,同时社会民主党希望提高低收入人群的养老金,甚至有可能降低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5岁下调至仅为63岁。

文章认为,这样的扩张性开支将令年轻一代背负起更多的未支付账单。在一个迅速老龄化的社会,等到年轻人变老的时候,他们可能永远拿不回现在被迫缴纳给国家养老金体系的那些钱。开支问题只是这次谈判的反竞争力主旨的一部分:目前还不清楚,新政府是否会认真解决德国能源价格不断上涨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导致一些企业离开德国。

在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尖锐地批评了这些计划,担心德国或许会失去通过施罗德改革所得到的竞争力优势。默克尔的前任、社会民主党人施罗德是一个类似克林顿和布莱尔的人物,他对德国进行了艰难的改革。该委员会写道:“德国政府不应当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该政府期待甚至要求其他国家进行痛苦的调整,但回避在德国采取一些不受民众欢迎的措施。”

这就是当今德国令人感到讽刺的地方:与发达世界的许多其他国家相比,德国更好地利用了全球自由市场,但德国议会当中的各个政党认为,政府行动主义是解决德国社会实际(和臆想)问题的正确答案。

近几年来,德国国内外的许多人已经认识到,财政民粹主义是南欧的一个特有顽疾。事实上,所有后现代的西方社会都倾向于先消费,然后让后几代人付账。这种民粹主义冲动只不过是在一些国家比在其他国家得到了更好的抑制。在柏林进行的组建执政联盟的谈判充分证明了,德国也决非不受结构性过度开支和过度监管的影响。众所周知,这会损害国家的竞争力。

在组建执政联盟的谈判期间,德国两大政党同意采取的措施将减少德国的贸易顺差,这或许会令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的批评人士感到满意。然而,面对着来自其他地区的激烈竞争,削弱欧洲经济体德国的竞争力完全不符合欧洲的利益。如果德国变成另一个僵化的法国,退回到十年前“欧洲病夫”的状态,那么整个欧洲都将受到损失。

王铮亮妻子文薇怀孕 宋丹丹抢当干妈
云门2新作将亮相上海国际艺术节
什么是比肩比肩的性情特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