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征人归

发布时间:2019-06-24 18:41:00 编辑:笔名

向所欣挤了一些木槿花汁,她将茶水混入其中,坐在凳子上苦苦思索,自言自语地说:“到底该怎么让他喝了这杯水呢?”“干什么呢?”李井梧突然推门而入,看起来很愉悦的样子。∞杂ぁ志ぁ虫∞“我在尝这个味道,还不错!”向所欣虽然没有尝,但她也知道这是什么味道的,喝了就会昏迷,更何况身边有一只“大狼狗”虎视眈眈,她哪敢喝啊!自己给他的感觉是不待见他,要是自己邀请他喝,他肯定会起疑,得想一个法子。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明眸善睐,风姿卓越,她竟然动起了歪心思。“天呐,我在想什么……我这是在意淫一个男人吗?”向所欣脸颊通红,低着头心里犯嘀咕。她下意识的把水给喝了,含在嘴里时,她猛然惊醒,心想:“我都干了些什么啊!这下不这样还真是不行了,算了,难得遇到一个帅哥,亲一下也不会死,再说以后也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娘豁出去啦!”她站了起来,环着李井梧的脖子,吻了下去,把水灌进他的嘴里,李井梧的眼神有些迷离,下意识的吞了下去。可能是因为被她的主动而感到吃惊吧!她赶紧推开他,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然后把水壶直接提起来往嘴里倒,漱了漱口,再把水吐到地上。她也没办法,因为没有盆啊!李井梧感到头有点晕,恍惚之间,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晨了。“所欣……”他下意识的喊道。向所欣不见踪影,他到处找,像发了疯似的喊叫,而喊叫的都是她的全名,他有弄丢了她,他的心口隐隐作痛,因为他深深地知道,她走了,或许再也不会见面了。向所欣在山道中驰俜,心里有点难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没有怀疑过,她以外是自己的内疚,可怎么想,好像自己并没有该内疚的地方,心里嘀咕道:“对不起,李井梧,流盼已经死了,而我是向所欣不是她,你的爱我无法接受,因为那并不属于我,而我,也只想好好活着,只作为向所欣而活着,找到那一方让我心安之处,而那一处,绝不是你!”“驾!”向所欣骑着马,马蹄的声音在她的耳朵里回荡。李井梧坐在凳子上,手放在桌子上,他把脸埋在手中,一副恍然的样子。“将军,臣相大人飞鸽传书,问我们到哪儿了。”“传信告诉他,已经渡河了,然后下令全军启程。”“诺!”向所欣让马儿在周围吃着草,自己坐在岩石上吃着豆沙包。突然,一伙人围了上来,向所欣依旧不慌不忙地吃着豆沙包。“此山是我家,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方唯还真不适合劫富济贫啊!她这里就一匹马,哪儿看出来她有钱了,还有,自己救了他们的寨主一命,难道是因为自己戴着斗笠所以他们没看出来。“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向所欣把斗笠摘了下来,笑着讽刺方唯道,“怎么,跟‘救命恩人’要钱,你们有出息啊!”“怎么是你!”方唯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她。“那你以为是谁啊!快请‘恩公’进去坐坐!”说着,向所欣超自然的走了进去,转头还吩咐他们照顾好她的马。向所欣被带上了山寨,这里的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可能是因为她救了这个山寨的两位主脑吧!方唯笑呵呵地把她带到正堂去,向当家的卖关子说:“两位当家的,你们看看这是谁!”“Hello!”向所欣热情的打招呼道。“琴师,你……”秦尔仆高兴地跑了过来,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直男这可怕,说话也太耿直了吧!向所欣的脸色铁青,用力的拍了一下秦尔仆的头,责怪的说:“说什么呢!什么叫‘还活着’啊!”“我说的就是实话啊!”秦尔仆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他还没明白向所欣为什么打他。“你……”向所欣无语了,算了,以后少和他交谈就行,免得把自己气死。“琴师……你……怎么过来了?”夜吟断断续续的说。终于有个问到点上的了,不过夜吟这家伙不是“沉默寡言”吗?“别提了,刚从虎口脱险,刚好路过这儿,就想来投奔你!”“可是……”秦尔仆欲言又止,应该很多人都知道,那时候女性地位不高,所以秦尔仆的反应就是因为她是女人嘛!“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啊!”向所欣很有自知之明的说。“是啊!”“不是!”夜吟和秦尔仆同时大声说道。“呃……你们的三当家去哪里了?”向所欣为了避免尴尬,就赶紧转移话题道,虽然给人一种她是鹿鸠山寨的恩人所以就得三位当家的都得来欢迎她的感觉,但总比现在这个状态好吧!“他去研究他的杰作了。”夜吟淡淡的说。“杰作?”向所欣一脸疑惑。就在这时,三当家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广东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平顶山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阳江医院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怜夫人

下一篇:神医毒妃邪王轻点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