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魔神刻印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21:22:28 编辑:笔名

  为了不让更多人知道自己躲进了女性的身体,南克要求千雪和其他人称自己为“可可”,为了不露马脚,他也尽量开始扮演真正的可可。  政治课上有讲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精神。如今对于除了精神以外没有任何地方不是女性的南克来说,似乎也没有资格被称为“他”,在没有恢复原身之前,南克也宁愿这个身体做出的事情都被记到可可的头上。  于是南克的名字暂时隐去,接下来登场的是一个跟平时不太一样的可可罢了,或许为了区别可可,有时可以用全名“南可”来称呼这个状态下的南克。  千雪跟南可谈了几句话之后,走到其他火车部位似乎跟夏炽密谈去了,南可坐在火车靠窗位上,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地拉了拉T恤的下摆。  “这T恤好短,感觉抬胳膊的时候肚脐都要露出来了,可可这家伙竟然穿这么水性杨花的衣服,看来以后我得对她多加管教……”  此次将灵威湮灭爆弹从西伯利亚改造营转移,同行的能力者主要是圣殿骑士团的人,副团长九星能力者阿方索是押车的主力,不过这些人位于第九、第十、第十一车厢,与第七车厢的南可等人有些距离。  9~11车厢里面运载着灵威湮灭爆弹以及待销毁的部分核武器,能力者和俄罗斯军人来来往往严加防范这些东西落到恐怖分子手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死亡列车一共有12节车厢,算上车头就是13节,在西方人的眼中很不吉利,南可总觉得此行不会一帆风顺。  “我早就听说有异能人的存在,可没想到这次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刚才走过去的那个像‘雪姑娘’小女孩确实有一种不属于凡人的气质……”  两名穿军装的俄罗斯士兵从过道里走过,并且用俄语交谈着,南可知道他们所说的小女孩一定是千雪。  “雪姑娘”是俄罗斯民间传说的一位童话角色。她是俄罗斯版的圣诞老人严寒老人的孙女和助手,与严寒老人一起为人们送去新年祝福。语文老师谢顶曾经讲过这方面的事,而跟考试无关的内容南克总是记得很清楚。  “传说中雪姑娘爱上了一位牧羊人,但是堕入爱河让她的内心变得温暖,结果她的身体因此熔化而消失了……虽然拥有冰魔神的一些特性,但总觉得不像是千雪能干出来的事,搞不好是某次转世中千雪跟夏炽同时出现在俄罗斯,然后夏炽发威融化了很多地方的冰雪,村民们就误以为是千雪融化了吧?”  很多民间传说的原型都来自流散于人间的七十二魔神,不过南克觉得“圣诞老人的孙女”这一身份实在是跟千雪违和感太强,或许千雪只负责做一件事:把坏孩子名单上的小家伙们冻死。  两名俄罗斯士兵从南可身边走过,因为南可穿得清凉所以难免多看了几眼,不过他们知道有部分能力者精通多国语言,所以没敢对南可窃窃私语,针对相貌和身材发表意见。  南可却对那种色眯眯的眼神再熟悉不过了,死党孙小龟在夏天的公园里就经常露出这种眼神,但南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这种眼神的目标会是自己。  装作不在意对方的目光,南可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这是翡翠坚持给她倒的,不得不说在较低的温度环境下,咖啡是一种不错的提神饮料。  喉头的液体还没有咽下,一个蓝色眼睛的忧郁青年进入了南可的视线,他跟前两个士兵一样穿着深绿色军装,但是气场完全不同,南可甚至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三星能力者所有的灵威。  “是瓦西里过来巡逻了,咱们快离他远点!”  先前用色眯眯眼神瞄向南可的士兵加快步伐,很快就走得无影无踪,这段车厢里只留下靠窗喝咖啡的南可,以及被称作“瓦西里”的军装青年。  瓦西里的部分缓慢而坚定,蓝色的眼睛却像是破碎的贝加尔湖冰面,仿佛遭受过重大创伤而永远没有愈合的可能,他英俊笔挺的鼻梁旁边横着一道子弹的擦伤,但并没有降低他的颜值,反而增加了些许英武的气息。  在那道伤疤之下,是引人注意的黑色氧气面具,氧气管从面具侧面一直延伸到瓦西里的军装里面,貌似是这名青年的**跟他的精神一样收到过致命伤,是现代科技将他拉回人世,但代价是必须永远靠****的铁肺以及氧气面具来维持生命。  或许就像千雪说的那样,在列车里更值得注意的是穿西服的克格勃,而不是穿军装的士兵,因为之前好几个走过的克格勃都散发着三星、甚至四星的灵威,已经属于不宜在俗世担任政府公职的水平了,但不知怎的,南可更想了解瓦西里这个军装青年。  “你……平时怎么喝咖啡?”  对于一个随时佩戴氧气面罩的人,这算不上什么礼貌的问题,不过这已经是南可仓促之间想到的切入点了。  “我不喝咖啡。”  瓦西里的语气算不上友善,透过氧气面罩飘出来的嗓音也饱含了金属声,但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当他的目光飘向坐在窗口位置上的南可的时候,明显感到诧异并且眨了一次眼睛。  1986年,切尔诺贝利,苏联治下的乌克兰境内发生了人类史上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在其后数年导致十余万人受辐射病折磨,瓦西里的妹妹也是其中之一。  衰弱,疼痛,生不如死……瓦西里无比真切的记着妹妹仍在世时的一切细节,这让他这具行尸走肉得以拥有从前的影子,但也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内心划出血痕。  “你不会冷吗?”  瓦西里少见的说出了一句疑似关心的话,他的同僚们听到了会大为吃惊。  “不会。”南可摇了摇头,她消耗少量灵威可以让自己随时保持在恒温状态,不过她双手合握咖啡杯的样子的确有点用来取暖的意思。  如果是金发就更像了……  忧郁的蓝色眼睛不经意的染上了爱怜的色彩,瓦西里坐到了南可的对面,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  “你的手指上没有戒指,怎么会说俄语的?”(未完待续。)  

沧州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丽水哪家专治癫痫
武威医院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