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不准暗恋我

发布时间:2019-06-25 20:50:28 编辑:笔名

说也说过了。www.taihujob.com(穿越重生)打也打过了。除了让阿禁躲自己躲得更彻底,什么成效也没有。阿水也算彻底放弃了。如果不想失去这个兄弟,只有妥协。很久没有躺在一起说过话。两个人用一只枕头,有点挤,但是头挨着头,无比亲昵。“阿禁。你说,你是认真的吗?”“什么认真?”阿禁难得没理解成令水的话。“对郭静那个女人是认真的吗?如果是,我接受。”阿水叹息。阿禁沉默。“别不说话。老子特别烦你这样。有话就跟我说。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别让我像个傻子似的。只要你说一句喜欢,老子就把她当嫂子供着。就算她不配,老子也认。”阿水特别气愤。阿禁这性格是越来越不招人喜欢。靠。比起现在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他还是比较习惯嘴贱的阿禁。“小时候就不聪明。现在是越来越傻B了。还好没跟在我身边掺和。要不怎么被削的都不知道。你就安安分分守着袁衣纯过日子。喜欢这种东西太纯洁,不能让我们这种人玷污了。”阿禁想很久后这样说。“草。玷污?这么有文艺气息的词怎么会从章禁烟嘴里说出来呢?”成令水嗤笑。“章禁烟,老子不管你怎么折腾蹦跶,管也管不住。以后睡不着就到老子床上来,老子勉强收留你。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就一个。你好好记住,然后答应我。无论如何,你得活着。成不?”阿禁头一偏,瞧着身边的大脑袋。一巴掌扇过去。“越来越煽情了你。恶心谁呢?老子像是不想活的人吗?”“谁知道你呢?精神病人的想法,咱猜不透。”“草。找抽是吧?老子让你嘴贱!”“谁有你贱?”一来一往讥来讽去,一番唇枪舌战过后,直接战火升级,动起手来。两个牛高马大的男生在床上掐架掐得热火朝天。可怜地木架子床砰砰作响。十分钟不到,成令水他妈拎着大扫帚冲进来。照着互掐着脖子的两人就是一扫帚。两人一惊,默契十足地赶紧松手。动作利落地往旁边滚开。“老太婆,你玩阴的!不兴背后暗算人的啊。”成令水不服气地冲着他妈吼。“阴你怎么着?多大的人了?能好好处不?不能好好处就麻利地叫章禁烟滚蛋。你们两掐架砸了我多少家具?今天这床再给我出半点毛病,老娘能把你们俩小兔崽子的腿打折了!”要比嗓门的,成老妈是不输人的。一嗓子喊出来震得阿禁脑袋疼。耳朵嗡嗡直响。“打折了也得你花钱治。”阿禁掏掏耳朵,特贱地回嘴。也不是他故意气成老娘。这么多年,习惯了。有时候想想,能有一个可以顶嘴的人,也是一种幸福来着。“要打你打章禁烟得了。你怎么连亲儿子也下狠手呢?”成令水在一旁补充。“你们再闹腾。老娘马上打折腿扔大街去。你们不信就试试。”成老娘气得瞪眼。但是终也是拿他们无法的。就成令水一个儿子。儿子不听话,总跟小混混章禁烟呆一块。也生气过,伤心过,打骂过,教训过。后来又想想,这些年成令水跟在章禁烟在一起,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那天成令水抱着自己的腰,高出自己两个头的大男生把头搁自己肩上对自己说:‘老太婆。你放心。等你老了。我不会不顾你。我得给你养老的。’当下成老娘的心就软了。感动得一塌糊涂。章禁烟那臭小子把身上所有的坏习惯都过给了成令水,却也把所有的好品性都交给了他。孝顺,义气,包裹在恶意,伤害,不道德,不守法外表之内的正直的品性。成老娘气冲冲地来,又气冲冲地走。阿水和阿禁又忘了刚刚到底是怎么掐起来的。相视一笑。又各自躺回去。场景太熟悉了。在过去十几年的时光里,上演了起码一万次。时光匆匆而去。有些东西,是怎么也带不走的。阿禁的失眠,不药而愈了。阿水上课下课,逃课罢课。并没有再试图过多地参与到阿禁的生活里。阿禁喝酒打架,泡妞唱K。也并没有改变已经习惯的生活。只是偶尔一两天,他想念成令水他娘的手艺。会不远千里跑到成家去蹭顿饭。顺便借个床。学校还是去。阿禁心里有执念,至少读完高中吧?什么时候有的执念阿禁想不起了。读书这件事,曾经是多么的不重要。现在又变得执着不改。所以,阿禁有时候也承认自己有病的。精神病嘛,无药可医。阿禁读书到不用忧愁学费生活费了。甚至比他老头老母活着的时候还要宽松。只是常常会忘记了去上课。忧愁的是校长和老师。一个学期出席率不到百分之五的学生……还好。郭静找了关系。给了赞助。阿禁就成了同学中,没怎么见过面的名人。日子就这么过了。在光荣的升到高三那一年,阿禁迎来了18岁的成年礼。很多年以后,阿禁又想。若是没有18岁的成年礼,他的一辈子又会变得怎样?不过,这是不成立的。他总要满18岁。是吧?阿禁的18岁,是热闹的十八岁。在以前他妈当小姐的酒店。郭静包的场子。豪华的几间包厢坐满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是冲着郭静的面子来的。酒店的老板。齐哥,齐勋,端着酒杯过来敬酒。客客气气地跟阿禁说‘生日快乐’,客客气气地说‘全场酒水由我免费赠送’。眼神却不客气的。敬酒也敬得凶猛。一杯又一杯。阿禁勾着嘴角笑。齐哥敬一杯,他回敬一杯。齐哥喝一杯,他陪一杯。‘应该我敬齐哥。怎么能齐哥敬我。折煞我了。自罚一杯。’‘谢谢齐哥当年照顾阿娇。我再敬一杯。’‘感谢齐哥抽空赏脸过来。我们再喝一杯。’‘再感谢齐哥的免费酒水。’齐勋的嘴角和阿禁的嘴角都是完美的45度向上勾着。直到郭静出现,然后在跟一帮兄弟打过招呼以后直接坐到阿禁的身边。齐哥完美的表情出现龟裂。“生日快乐。”郭静表现自然地凑过脸亲吻上阿禁的嘴角。阿禁‘呵’笑一声。算是对郭静若有似无地回应。对着变了脸的齐哥举举酒杯。齐哥学过变脸。脸色变了0.1秒再次恢复正常。客客气气又客道几句。把酒杯一放,起身告辞。走的时候风度翩翩地祝大家玩的愉快。眼神很有深意地多瞄了郭静一眼。PS:我挺啰嗦的。呵呵。整本书已经‘出轨’了。完全脱离大纲。我就准备随性写下去了。大家要有心理准备了。刘姥姥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这就是故事呀。哈哈。能坚持看下去的就看。看不下去的就点×。我们看故事,写故事。都是图个乐呵。不要太计较。否则很累的。更新是不定期。抱歉。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耐心等我更新的。我小名叫‘麽麽’。不是‘亲亲’的意思呀。在我家乡,‘麽麽’就是世界拖沓鬼的意思。哈哈哈哈。鞠躬。谢谢大家。爱家人,爱自己,爱大家。

海口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泉州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湛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