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通天宝典 第三十八章 奇怪的虫卵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0:20 编辑:笔名

通天宝典 第三十八章 奇怪的虫卵

一年一度的晒玉简会持续三天。每天清晨,玉简们被搬出来,象晒萝卜干一样,分门别类的摆在小跨院正中的青石板地上。太阳下山之前,它们又被搬回木架。第二天第三天再被原样搬出来,接着晒。

院子里有一棵老槐树。陈老夫子在树下搁了一个蒲团,盘腿而坐,目光如烛的盯着他们做事。整座小院都笼罩在他的威压之下。

新弟子们都是后天修为,没有灵力护体,个个两股战战,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彼此间的交流基本上全无。

风可儿现在比较拉轰。因为敛息符的存在,筑基期修士的威压对她没有什么作用。

把所有的资料复录完后,她的脑瓜子闲了下来,开始习惯性的溜号:玉虫是什么东东?

风可儿长这么大,还是头次听说玉会变质生虫。所以,她特意留神观察了一下那些玉简。

然而,以她目前显微镜级别的视力看来,这些玉简和平常的玉没有什么两样,没有虫变的迹象。

反而,她在擦木架的时候,无意中摸到每只木架层的那块木板的底面有些很细微很细微的裂纹。如果不是她现在的触觉都达到显微级别,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紫檀木是出了名的木质细密。上好的紫檀木怎么会有这种毛病?况且,别处都木有,就每块层的木板有?

好奇心害死猫。风可儿用指关节在这块木板上叩了叩,然后再叩叩别处的木板,声音完全不同!貌似这块木板是空心的!

有古怪!

风可儿乘汪小队长和陈gg没注意,飞快的用力撬起木架的一角,瞄了瞄。

这一瞄不打紧,一瞄吓一跳!

额滴咯神!黑暗中,那些比头发丝还要细一半的裂纹里闪着淡淡的紫黑色的荧光。

木板里有东东!

怪哉!风可儿佯装擦这一面木板,眯缝着眼睛,屏息敛神,小心的用指甲把裂纹抠开少许。

没想到,竟让她窥得冰山一角:虫卵!里头重重叠叠的挤满了米粒般大小的黑色虫卵!每一颗虫卵都裹着一层发着紫色弱光的粘液。

好恶心!风可儿只觉得后背发麻,胃液上涌,慌忙放下书架,冲到木盆旁蹲下,佯装搓洗抹布,实则一个劲的深呼吸。

神马鬼东东?没听说紫檀木里会生出这种呕心的虫卵啊。平定下来,风可儿百思不得其解。

再看看汪小队长和陈gg。他们俩汗流浃背的捧着玉简进进出出,压根就没正眼瞧一下木架的层。

是熟视无睹,还是根本就不知情?风可儿想了想,把涌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回肚里。

陈老夫子这里的规矩是:做完活,验收合格后,方可离开。

所以,汪小队长和陈gg搬完玉简后,自觉的加入了擦木架的行列。

三人合力,在吃午饭之前,把东屋所有的木架都擦得锃亮,一尘不染。

陈老夫子验收合格后,指着西边的一座山峰,吩咐他们太阳落到那山顶之时再回来收玉简,遂放他们仨出院吃饭――这个世界没有钟表,貌似也没有沙漏日晷等计时工具。和寻常人一样,修士们也是白天看太阳晚上看星星跟月亮,估计带统计的计时。

其余两个组的进度明显慢些,见状,做得更加卖力了。

离开小跨院后,汪小队长和陈gg脸上终于露出了轻快的笑容。经过一个上午的观察,他们对风可儿的态度大为改观。尤其是,在陈老夫子的威压之下,大伙儿一个个累得浑身大汗,而风可儿却神色自若,连汗星子都木出一个,令他们俩更是刮目相看。

不愧是世家嫡系子弟。这气度是我们这些人学不来的。汪小队长有些汗颜,用商量的口吻对风可儿说道:秦师弟,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搬玉简,如何?

好啊。风可儿满口答应了。

陈gg不放心,张嘴准备叮嘱几句。

汪小队长小眼神一瞥,成功的止住了他。

风可儿从膳食堂里出来的时候,碰到了陈雄他们五个。他们的差使已经做完了,在厨房里吃过午饭,这是要收工回院。

见到风可儿,他们亲热的围上来,询问她晒玉简的事。

风可儿笑道:还好。我跟汪师姐和陈师兄一起负责东屋。他们俩很照顾我。我没有搬玉简,擦了一上午的木架子。

众人闻言,面上不显,眼里都或多或少的有点悻悻然。他们昨天和钱师兄合伙,教唆这小子换差使,就是恨不过这丫是未来的内门精英弟子,存心想让他不好过。没想到,反而给旁人巴结世家子弟的机会。真真的损人不利己。

风可儿装着没看见,好奇的问陈雄:陈师兄,你昨天说过玉虫,我怎么没有看到?玉简也会生虫子吗?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陈雄酸酸的答道:你们世家子弟从来没有去晒过玉简,怎么会知道这些?头两天是看不到玉虫的,要连晒三天,到了第三天的下午,那些玉虫才会被晒出来。到时,你就能看到了。至于玉虫到底长什么样,哼哼,哥才不告诉你哩!

原来如此。风可儿心中大致猜到木板里的虫卵是何物,暗道:也许能从复录的那些资料里找到答案。遂换了个话题,询问他们五个去膳食堂帮工的情况。

陈雄他们都是头次进膳食堂的厨房,闻言,一个个打开了话匣子,跟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说开了。

很快,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回到了新四号院。

钱师兄和他们是前后脚的进院。陈雄他们五个拉着风可儿围上去,又是一通问长问短。

风可儿的心思全在复录回来的那些资料上,哪有那个米国时间陪他们闲聊?她故意打了一个呵欠,以午休为名,溜回房间看资料。

钱师兄看着她的背影,咬了咬嘴唇。

陈雄见状,满不在乎的劝道:钱师兄,他进宗门才半年,而离比试只有四个来月了,他肯定突破不了。再说,他是世家子弟,三年之后,肯定会成为内门精英弟子的。

就是。这小子命好。钱师兄,你别担心他,抓紧时间修炼,争取早日突破才是正事。其余人纷纷附和着。

钱师兄这才露出笑脸,压低声音向一干兄弟致谢。

就知道这帮家伙是昨天是合谋。风可儿在房间里听得分明,摇头轻笑,背对住矮榻用神识覆盖凤玉牌开始阅读夹页――她是打定了筑基后和肉鸟解约的主意,所以,更加不想让他发觉凤玉牌的秘密。虽说眼下这丫正在闭关,应该不能分心偷窥。但是,习惯使然,她还是本能的背过了身子。

海量的资料哈。丹方制器画符之类的,应有尽有,简直是天降横财。风可儿激动之余,竟不知先从哪一门看起。

想了想,她觉得先查阅一下木板里的虫卵为何物。

心念一动,夹页里金光一闪,竟罗列出数十条关于虫卵的信息。

啊哈,还有检索功能?

风可儿捂住凤玉牌,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接下来,她读遍这些信息,也没有找到和木板里的虫卵相关的信息。

好神秘的东东!这下,风可儿的好奇心更重了。

下午,她准时赶到小跨院,和汪小队长陈gg一道收玉简。

陈老夫子挑的这日子不错。太阳超毒,晒得玉简们简直可以用来烙鸡蛋饼了。

风可儿一直暗中留意着那些虫卵。把发烫的玉简放到层的木板上时,她总是乘人不备,会暗中撬起木架,飞快的瞅一眼。

貌似那些虫卵感受到了玉简的热量,微微有些颤动!

除此之外,她还发现所有木架层的木板都是可卸的!

她大惊:有人在故弄玄虚!这些就是所谓的玉虫!极有可能晒玉简只是一个噱头?明为晒玉简,实则是借玉简的热量孵化这些所谓的玉虫?

心念一转,风可儿乘往层放玉简的机会,蹲下来,飞快的用指甲在木架上做了一个记号。哼,如果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她就不信这人能连续两次丝毫不差的把木板装在同一个位置!

第二天,晒玉简依旧。

风可儿留意到,虫卵和前一日有了许多变化――外面裹着的粘液越来越多,虫卵大了一号,呈半透明状。同时,做了记号的那块木板也挪动了位置。

她越发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第三天上午,风可儿看到木板下面的地板上滴着斑斑点点的水渍。那是恶心的粘液太多了,木板装不下,溢了出来。虫卵个头大了一倍,变得完全透明。风可儿甚至能看清里头缩着一只只类似于蝎子的生物。

下午收玉简时,陈老夫子明显比前两日焦躁许多。糟老头站在太阳底下,恶声恶气的双手叉腰,只差手里没有拿一根皮鞭了:快点,手脚麻利些,不要偷懒!

天地良心,风可儿觉得他们已经是全力以赴了。您老别站着不腰疼,一副没有快,只有更快的德性,行不?

收了大约三分之二的玉简时,她便明白老家伙为毛这么急切了:从东屋里边的角落里接连不断的传来咔嚓咔嚓的细响。

收玉简的时候,收回来的就是那个角落里的玉简。

汪小队长和陈gg是后天修为,听不到。可是,她却听得真真的。没错,玉虫破壳了!那咔嚓之声音,正是它们在用大钳子剪破虫卵。

很明显,陈老夫子也听到了。

快,快

,你们这帮懒骨头!他额头上全是汗,催得更凶了。

包括风可儿在内,所有的青袍们都跑了起来。

不一会儿,院子里只剩下不到百来块玉简。东屋只剩下五枚玉简没有收回来了。

风可儿有心想回屋见识一下角落里那些正在破壳的玉虫,便抢在汪小队长和陈gg之前,全包了。

她刚走进东屋,放下手中的玉简,西屋里陡然响起一声尖厉的惊呼:啊,玉虫!

啊,玉虫出壳了!

叭,院子里的一名新弟子闻声,吓了个大马趴。

滚,都给老子滚出去!陈老夫子气极,飞也似的跑进西屋。

汪小队长等新弟子闻言,脸色大变,抱头哭爹喊娘的夺路狂逃。

就在这时,风可儿清晰的听到里边的角落里叭咔作响。

东屋也有一只玉虫出壳了!

仗着宝典威武的保护罩,风可儿心一横,决定留下来。于是,她掉头跑向那个角落。

+++++++++++分界线+++++++++++

亲们,某峰谢谢哈,推荐票又逢千呃,依规照矩,下午六点,二更。

晋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通辽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亳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晋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通辽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