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将门嫡妃1

发布时间:2019-06-26 05:14:38 编辑:笔名

云蜜静静的看着面前保养的很好,依旧宛若三十妇人的月如歌,曾经记忆中的那个温婉柔美的皇贵妃,似乎从脑海里轰然倒塌。“皇后,不是哀家挑你的刺,只是你要清楚,皇室不比别家,子嗣才是一等一的大事。苍龙大陆地域何其的辽阔,以后若是后宫嫔妃不充实,你和皇上能生多少孩子?天下之大,只有一个帝王,势必会遭到藩王的欺瞒。虽说兄弟姐妹多了麻烦也多,但是终究还是血亲不是?”云蜜呶了呶嘴,不置可否。“太后,你的话我不赞同。”“为什么?”皇太后挑眉。“让我把心爱的男人和别人分享,这点我做不到。爱情岂是能够分享的?太后也别说这是为了天下,兄弟过了麻烦也多,在皇家,血缘只是摆设,父子都能反目相残,何况是兄弟。身为天子,若是连国家都需要假人之手,这个帝位不做也罢,再说我对是不是皇后一点兴趣都没有,当初建华夏城的时候,也没想到会用来做都城,是为了我自己而已,我不相信身在皇家这么多年,你会迷恋上那种斗来斗去的日子,也许前后落差太大,现在这种闲适的日子让你很不习惯?你也想将我好容易建造的华夏城,弄成曾经的东璃?”“皇后!”月如歌有点恼怒,“自古皇室选秀,这是无法更改的定律,你想以一人之力,违背先祖的遗志不成?”“先祖遗志?无法更改的定律?谁先定下的?这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的*找借口,别以为身居高位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个正经女子会喜欢给人家做妾?历史诞生如此悠久,后宫后宅女人一多,会何其的凶险,这点还用我一一道来?曾经你和皇后斗了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女人一多,阴谋诡计就多,多少后宫的富丽堂皇之下,隐藏的是白骨累累,我希望你能想明白。”“皇后,哀家何尝不明白,只是如今皇上的作为超越了多少前人,苍龙大陆数千年悠悠历史,能够真正一统的,皇上是人,你真的就想看着好容易出现的繁华盛世,毁在皇上的手里吗?”“所以说,女人终究是女人,想的永远都不比男人来的活泛。”云蜜摇头叹息。太后柳眉一挑,怒目道:“哀家是太后,就算你看不惯哀家,哀家也是皇上的生母。”“嗯,所以你应该庆幸,他独独接来了生母,却撇下了生父。”云蜜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后被云蜜弄得有点糊涂。“你自己心里就没有想过?按理说顺元帝称帝那么多年,很多的经验都足以让凤千绝受用,这是为什么?”月如歌一听,脸色就变了。云蜜已经说得这么直白了,若是她再不明白那就是很傻很白痴了。之所不让顺元帝来,就是不希望他在身边指手画脚,明明顺元帝曾经那么疼爱皇上,可是他都能做的如此绝情,很显然,皇上是做了决定了,而且还彻底的实行。“太后,人生不过匆匆几十年,你何苦要自己和自己较劲,快乐点活着不好?”云蜜不知道这个老太太到底在固执什么,甚至固执的有点莫名其妙。“你以为哀家想胡思乱想?哀家是担心皇上,他是哀家的儿子。”云蜜噗笑,看到太后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忙摆手示意,“你这话很不对,说的好像他不是我的丈夫似得。”“别和哀家打马虎眼,你以为哀家就不想过的舒心?那么多年,哀家在偌大的后宫,那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皇上喜欢他哀家担心,若是不喜欢,哀家更担心,这都是为了什么?其实你这么聪明早应该看出来,哀家为的都是绝儿,即使他无心皇位,哀家也不能任由他自作主张,若是太子登上后位,可想而知哀家和绝儿的地位将会受到何等的威胁,这些你明白吗?历朝历代后宫的累累白骨无不告诉后人,那里是多么血腥的地方,可是这就是后宫,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太后,凡事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但若是你把它当成存在的理所当然,那就真的无法改变了,改变不是一时兴趣,而是大势所趋,你应该看开点,现在凤千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下百姓,宫里自然也要和睦,我不想和你斗,毕竟那些麻烦的事情我不感兴趣,希望你能理解,早点接受总比和自己作斗争要好得多。”“哀家为什么要接受?”和以前一样不好?现在她是太后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就算是宫里嫔妃多了,见她还不是要跪拜,要高呼母后?既然这样,她为何要改变?她的儿子是皇帝了,儿媳却只有一个,她这样的太后估计是后无来者了,凭什么要到她这里改变?“能力挽狂澜的要么死,要么名垂千古,太后,你确定你可以?别的不说,你的想法本身就被局限,若是依旧坚持己见,我真的会不客气。”还能不能好好的谈话了?她到底想要什么?石头脑袋吧?永远都开不了窍?七月,天气变得格外炎热,而云蜜现在想的就是能够在泳池里泡一泡,可惜只是奢望。这一日是中元节,在古代这是个很大的节日,作为传统中的鬼节,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去祭奠家中已逝之人,或者是祭奠孤魂野鬼。海边木质栈道,早已经灯火齐明,各式灯笼高挂杆头,长长的木质栈道两边是各种小摊位,都是云蜜当初让人搭建的一排排的带棚子的开放式小木屋,而且还交给了他们新式的烧烤以及各种餐点,如今的海边栈道每天晚上都是人声鼎沸,热闹至极。云蜜和乐甜等几个女子换了简单的装束,穿梭在人群当中,看着周围流动的人群,男女老少均都带着欢快的笑容。“娘,我去前边买点好吃的。”凤宇飞和乐甜说了一句,就跑去了前边,淹没在人群中,两个机灵的护卫早已经跟了过去。“他很熟悉,经常出来?”云蜜笑道。“可不是,王爷不忙的时候,几乎三五天就会和王爷一起出来,那个小摊卖的是羊肉串,他很喜欢。”乐甜笑着说道。“今天是中元节,咱们就好好玩一玩,在这里就算是夏天,也不会觉得那么热。”“是啊,海风吹在人身上,那种带着咸咸的味道,都让人感觉不到黏腻,反而觉得很舒爽,这还是我次出来。”乐甜道。“没关系,以后可以经常出来,城里的人都是性子温和的,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云蜜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乐甜笑了,“相信,就看着那干净的接到和温暖的笑脸,就觉得很舒服。我还听说距离海边十几里外,有各种作坊,每天都有马车接送,这真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你这种小事都能想到,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民安才能国安,再说有些事情,男人总不如女人想的周到,我只是想为他多分担一些,占了这个位子,总不能整天就知道呆在宫里享福不是。”“是是是,您厉害了。”等走到一处烤肉摊位,就看到凤宇飞正在吃着面前盘子里的烤肉,还笑着和一对年轻的夫妇聊天。“小少爷,这是我们多给你添的两串。”清秀的年轻妇人笑着送上两串很有分量的烤肉。“谢谢郑姨,你家的烤肉就是比别家好吃,不用多给我,你们赚钱也不容易。”凤宇飞笑嘻嘻的说道。“没关系,小少爷喜欢我们很高兴,欢迎以后常来。”丈夫是个憨厚长相普通的人,但是眼神却始终都带着笑容,相信谁见到都不会讨厌的。凤宇飞点点头,扭头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走来的人,抬手招呼她们。“娘,婶婶,过来一起吃啊。”乐甜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发,嗔怪道:“现在才想起娘亲和婶婶啊。”“我觉得你们不会喜欢吃这个。”娘亲在家的时候都很少吃肉。“谁说不喜欢啊,看你吃的这么香,娘也尝尝。”“砰——”一声巨响,伴随着一片灿烂,在百米远的海边炸开,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去。这种焰火是林菀和凤千绝提过,他找人去制作的,不得不说劳动人民的智慧真的是无穷的。这种礼花始于唐朝,繁盛在宋朝,虽然目前的焰火颜色比较少,却也能起到娱乐大众的效果。红色,黄色,蓝色,交叠着在空中依次炸开,然后就是下一波,惊呼声此起彼伏。“小少爷,是不是很好看啊?”郑氏笑着送上几串别的烤肉,笑着问道。“是啊郑姨,在内城也能看到,但是距离越近感觉越不一样。”凤宇飞笑着点点头。郑氏没想到这位少爷居然是内城的人家,要知道内城都是华夏王朝数一数二的人家,住的要么是财富惊人的大老爷即使朝廷重臣,普通百姓是不会允许随便通过的。不过在通往内城的廊桥这一端,有一件房舍,里面是住的护卫使,若是百姓有冤屈城内官老爷判处不公,他们可以去那里上御状,不过条件比较苛刻,若是真有冤屈而无法平反,那么审讯的官员会受到朝廷的制裁,若是状告之人刁钻所致,则会被打入大牢。不过也正因为有这种苛刻的条件,城内才一直民风和乐,百姓安居乐业。白天郑氏回去纺织作坊做工,丈夫则是去海边打鱼,晚上他们会一起来海边栈道摆摊,日子过得很好。曾经他们两人都是逃难的,后来听说有处地方召集工匠,就赶过来了,那个时候他们不认识,后来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两人才正式结为连理,而且还得到一张镀银的朱砂题笔的婚书,这是他们结为夫妻的证据。曾经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连年的战争,繁重的赋税,让家家户户过得极其艰难,想到现在这种幸福的日子,他们真的很感激,感激建造华夏城的皇后娘娘,感激皇上的勤政爱民,如今家里也有了一些积蓄,田地也都是按人头分配,也就是说以后他们生了孩子的话,还可以去官府上报,申请孩子的人口地,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被他们赶上了,简直是菩萨保佑。不过也有了一点让百姓心里不是很满意,那就是每家多可以生三个孩子,多了的话就需要交纳很多的罚款,本来传宗接代是所有百姓的大事,这一律法一处,不少百姓都心有怨怼。但是随后又颁布了律法说女子也要去私塾读书,学问好的甚至可以入朝为官,这么新鲜的事,倒是让不少人心里的怨气渐渐平复下去了。要知道,女子为官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焰火持续了半个时辰才结束,而时间也渐渐晚了,但是人依旧不见减少。回到宫里的云蜜刚准备歇一下,就看到候在凤鸾殿前的信使。“属下参见皇后娘娘。”看到云蜜,周浩跪地请安。“起来吧。”“谢皇后娘娘。”周浩站起身,将手中的信奉上,然后说道:“皇上让属下告知皇后娘娘,皇上将会在三日后抵达京城。”“本宫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香雪,赏。”“是,娘娘!”香雪从衣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到周浩手里。周浩躬身后就离开了。三日后,云蜜做完一套瑜伽,刚洗过一个澡,走出偌大的水池,就看到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大跨步而来。优美的唇角露出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下一刻就斜靠在廊柱边,撩起红袍一角,声音娇媚的说道:“爷,蜜儿好想你。”凤千绝循着声音看过去,只一眼就让他凤眸缩紧。不远处的女人衣衫半解,肌肤如霜似雪,莹白的让人心脏急速的鼓动,红色的衣袍虚挂在身上,在那张娇媚撩人的面容下,更显得倾城绝色。“朕有折子要处理,蜜儿先休息一会。”这是真话,此次回京就是因为原中越国的皇室在暗中蠢蠢欲动。云蜜俏脸一凝,心里却在偷笑。“你是不是让外边的美人喂饱了,对本宫没了兴致?”既然他能说出这句话,就足以说明此次的事情刻不容缓。但是许久不见,她还是想多看他几眼。否则的话,他要是真的忙起来,估计会废寝忘食。这句话,凤千绝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就见他瞬间出现在云蜜身边,拦着她的纤腰将他禁锢在怀里,然后冲到锦榻前,将她抛到柔软的锦被里,附身压了上去。这一夜,比大婚夜都要痛苦,早上醒来,云蜜全身酸痛的好似被火车碾压过一样,但是身边的温度已经冰冷,也难怪,毕竟现在都日上三竿了,估计已经九点多了。想动一下,却疼的忍耐力极强的她龇牙咧嘴,心里暗骂了两句。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原中越国的事情的发生,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应该说早就在凤千绝的意料之中了,宁*头不做蛇尾,这是很多人心里的想法。这件事凤千绝和云蜜交流过,而云蜜的意思要么是杀,要么是终身囚禁,显然囚禁并不容易,人心的*滋生离不开时间的酝酿,仇恨会不断的加剧。这次事件震惊朝野,因密谋判断,段氏一族被当中处决近百人,不过妇女和儿童,凤千绝并没有下狠手。朝中不少大臣都要让凤千绝铲除祸患,而凤千绝却明确的表示,他宁肯让他们成熟之后犯错再处决,也不希望现在就斩杀无辜,也许以后这其中的人会成长为华夏王朝的中流砥柱。这件事算是压下去了,段氏一族之人全部遣往大西北,在哪里他们不会受到歧视,只因为哪里需要发展,这是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三个月后,云蜜被查出有孕在身,消息一传出,整个华夏城笑声鼎沸,所有的庙宇全部都燃起香火。云恒说,他们要一直让香火不灭,保佑皇后娘娘诞下一个聪慧健康的龙子。自从云蜜有了身孕,太后一天三五趟的往凤鸾殿跑,每次都是各种念叨,各种啰嗦,有时候一句经验之谈能重复五六遍。怀孕本来是件幸福的事情,虽然会不时的孕吐,但是想到小腹内有她和心爱之人的延续,那感觉就温暖了身心。但是现在云蜜感觉到痛苦了,真的很痛苦。她和太后的关系不是很不好吗?这每天七八碗各种补汤到底是啥意思啊?只是不管如何,太后依旧风雨不误的来凤鸾殿报道,各种补汤依旧源源不绝的送进来,云蜜不喝下去,她不离开。借口依旧是:经验之谈。没办法,毕竟人家生下了一个统一苍龙大陆的儿子。十个月后,皇后诞下一个健康的龙子,皇上大喜,举国同庆三天,减免赋税一年,也就是四年。凤千绝给儿子取名凤天睿,百日之后立为太子。自从有了小太子,太后几乎就不和皇后闹别扭了,整日没事就是逗弄孙儿,福寿宫每日都是笑声不断。云蜜没有给儿子找奶娘,毕竟这是她的个孩子,两世的个,而且母乳喂养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皇宫后面的瞭望台,凤千绝拥着云蜜坐在软榻上,透过透明的琉璃看着外面那碧浪翻滚,海鸥翱翔的壮阔景象。“这是个再美不过的地方了。”他在她耳畔轻喃。“我也很喜欢,和我以前住的地方一样。”“以后咱们即使老了,也要住在这里,不过前提是我会带着你游览苍龙大陆所有的景色,然后咱们就在这里,看着睿儿执掌天下大权,让他成为千古明君,让华夏王朝代代相传,让咱们的子子孙孙别再受那富国之痛。”云蜜双手圈住凤千绝的腰身,脸颊在他胸口蹭了蹭。“我知道,但是朝代更迭这是不可改变的,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我要的无非就是现在的幸福,至于你口中所谓的后人,那是他们的人生,咱们无法干涉,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至少我是不希望别人干涉我的人生,甚至就连思想加注到我的身上都无法接受。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就好比我爱上你,也是我的自由。”抱着她的手臂缩紧,“我都知道,所以将你囚禁在我身边,也是我的自由。”云蜜勾唇魅惑一笑,仰头在他唇角印下一个吻,“我情愿被你囚禁。”华夏王朝是苍龙大陆存在历史久的朝代,时经一千三百年,历经三十多位帝王,每一任勤政爱民,被世人所称颂,是苍龙大陆当之无愧的霸主。------题外话------这是我写过痛苦的文了,对于宅斗各种斗我就是菜鸟中的菜鸟,本来开始编辑就说文不行问我是否弃文,但是想着都谢了许多,还是有几位读者跟着,我也就继续坚持了,如今结局很仓促,实在是人力所不及了,以后不想这么痛苦了。请支持的亲继续关注阿妖的新文,三鞠躬感谢。

抚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南昌癫痫好的医院
雅安癫痫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一顾总裁误终笙

下一篇:奸臣不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