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锋寒三尺三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4 19:20:25 编辑:笔名

    风吹过庭院,落了一地的喇叭花。  花枝招展的少女满是忧愁的将一朵喇叭花捡起来,她想重新将那花还于花茎之上。她未免是太过徒劳与天真了,这世间破碎后的东西,难重圆的无非是四种,镜花水月。  这般辛劳,换来的无非是多一份烦恼。少女松开了手中的花,蹲在地上低声啜泣起来。这时,一个腰上缠绕着一条连环鞭的黑衣少年踩着满地的落花,缓缓的走了过来。  他于少女之前站定道:“没什么好哭的,花落之处,来年亦会绽放出新花。”  少女抬起头来,她注视着少年的宛如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但又冷如寒霜的面庞忽的笑道:“我也晓得,但你不觉得这般美丽的事物,就这样凋谢了,太过可怜吗?”  少年闻言淡淡道:“是啊,是很可怜。但若是这份美丽不凋谢,又怎会结出果实。”  少女闻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知道,知道这个少年的话永远都是有道理的。她懂也罢,不懂也罢,只管相信他就是了。  少女笑道:“赵哥哥,你听说了吗?那李家的少公子跟随老王爷南征屡立战功,这次他只身前去援助岭南。不禁救了几百条人命,还大败了那蚩合国的火婆公主呢!”  黑衣少年闻言面色如常,他点头道:“听说了,现在孙府上下,都在议论这件事。”  少女嘻嘻笑道:“但我晓得,赵哥哥比他更厉害,你若是去了南疆,定然比他更夺目呢!”  黑衣少年注视着少女天真烂漫的脸庞,嘴角略微挑起一丝弧度:“你以后别穿的如此惹眼了。”  少女不解道:“为什么?难道赵哥哥不觉得眉儿穿这衣服很好看吗?”  黑衣少年摇头道:“你只是个丫鬟,穿成这样,会抢了主子们的风头。”  少女笑道:“不会呀,府中的夫人们可都比眉儿好看百倍呢。而且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快生了,听别人说,那会是个绝世的美人儿呢。眉儿,只想穿好看干净些,以后随赵哥哥出去,也不会丢了赵哥哥的脸。”  黑衣少年脸上显出了一丝讶色,过了半晌,他又冷声道:“若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更不能穿这些衣服了。”  “为什么?”  黑衣少年弯下腰,握住少女的手将她拉了起来说道:“因为这些下等的东西,配不上你。在不久以后,我会成为照耀这天下的星辰,你会成为不会凋零的花朵。”  “不会凋零……”少女喃喃道:“赵哥哥是不会骗人的……”  “二十多年了。”  男人摘下那刻满霸道虎纹的面具后,如释重负的说道。他坐在竹亭下,看着满天纷飞的落花,不由得感叹道:“蜀州的花,也要凋谢了吗?尽管看了大半年,但怎么也看不够呢。”  这时,一片墨色大氅忽的在空中飘荡起来。那大氅缓缓飘落在地上,便成一张花哨的油彩面具。  男人淡淡道:“你来了,太一。”  “老奴打扰了老爷赏花的雅兴,真是罪该万死。”  男人微笑道:“你的确罪该万死,但不是因为你打扰了我赏花,而是踩到了落花之上。”  来人闻言赶忙一闪身子,在一块干净的地面上站定道:“回禀老爷,小费已经到了临安了,您要我注视的那个年轻人近也有了新的动静。”  “太一,小费是个好孩子,我让他跟着你是为了让你教导他,你可别因为感觉烦了,就随意对其训斥。”  来人听罢笑道:“老爷多虑了,老奴对小费可是上心的很呐。”  男人闻言微微颔首,随后又道:“说吧,那年轻人近如何了?”  “回老爷,那年轻人竟然去了千岛府,还进了军营。听说,他可是要帮着军队剿灭千岛府的水匪呢。老奴本想就地将其解决了,以免耽误了老爷的大事。但想了想,在动手前还是向老爷通报一声的好。”  男人点头道:“你做的不错,那年轻人不能杀,将来没准儿还有用的着他的地方。”  “那老爷难道就不怕,多了他这个变数,会坏了老爷您绸缪的大事?”来人略显担忧道。  男人微笑道:“这天下间的种种,本就充满了变数,防是防不住的。而且,我相信龙正风的能力,他能在半个月内肃清千岛府的其他势力。”  来人听罢不禁问道:“老爷,既然你能将龙正风收为己用,那为何不将其他几家水匪势力也收入麾下?”  男人淡淡道:“人多眼杂,会坏了大事。杀人,用一把刀就够了。年轻人那边你就不用跟着了,你立刻去北莽,传我的命令,让他们尽快行动,铲除五行舵。”  “是。”来人应了一声后,心中暗道:“嘿,要是小费那小子知道我去了北莽,指不定会怎么闹腾呢。”  “走吧,在飞花落尽之前,我还想多看两眼。”男人翘着二郎腿,将一条手臂搭在腿上,另一条手臂放在石桌上后,便抬起了头。他注视着满天的飞花,纹丝不动。在刹那间,他宛如化做了一座石雕,坚不可移。  来人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那飞花的缝隙之中,穿梭而去。  “这是一座城,有人叫它临安,有人喊他帝都,但我却只愿意叫它腐朽的棺材,一闻到这腐朽的气息,我便会浑身不自在。我一闻,就要死了。诶呦,我死了!”随着这喃喃呓语的消逝,便听“嘭”的一声,只瞧一个披着墨色大氅的高挑人影,直直的倒在了甲板之上。  这是一艘穿梭在帝都临安内的巨大画舫,这上面本应该坐的尽皆是达官贵人,高门洪族。但此刻这船上,竟是空空荡荡,未闻欢声笑语,丝竹管弦。  忽的,叮叮当当的杂乱之声在这空荡荡的巨大画舫之中响了起来。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牵着一头同样脏兮兮的骆驼来到了甲板之上。这青年牵着缰绳的手一直在打着哆嗦,便瞧得出他现在的内心并不平静。  青年牵着骆驼来到那倒在甲板上的大氅人身前,颤声道:“费大人,费大人……”叫了两声,这大氅人仍是直挺挺的趴着,一动不动。年轻人终于是慌了,他大哭道:“诶呦,费大人!我这什么消息都没向您禀报,您怎的就死了!”  突然,那大氅人身子猛的一弹,便陡然站了起来。  大氅人指着年轻人的鼻子训斥道:“你才死了!方才本大人只是稍稍露了一手神鬼莫测的装死神功,就将你吓破了胆,你是怎么在北莽混的!”  年轻人抬头一瞧那油彩面具,才放下了心说道:“费大人教训的是。”  那大氅人闻言心中暗道:“平日里都是太一兄训我,今日论终于是论到我训别人了。好玩!好玩!”想罢,大氅人咳嗽两声淡淡道:“别费大人费大人的叫个不停,那是快要死了的人才有的称呼。以后,你就叫本大人……呸呸呸,我这不是在骂自己吗是要死的吗!”  年轻人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心道:“这人怎么跟个疯子似的。”  “我姓费,至于名字,就用你刚才心里想的那个吧。费疯子,你说怎么样?”大氅人话音刚落,那年轻人就是一激灵,这疯疯癫癫的大氅人竟莫非能看穿他心中的想法?  “费大人,小的在这大船上待不惯,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去谈话吧。”  大氅人嘻嘻一笑道:“本大人也正有此意,走!”说罢,他便一把拉起这年轻人跳下了画舫。  “大人!我的骆驼!”  “等会儿再给你买一头。”  “诶呦,大人,那骆驼哪儿是想买就能买的。”年轻人也只是腹诽两声,不敢开口言语。  在被这大氅人带着极速往前奔驰时,年轻人却察觉出了些不对劲,这偌大的一个临安城里,竟没有一个人在走动。宽阔的大街两旁,唯有座座宏伟的建筑依然在屹立着。身处此情此景之中,无异于让人感觉像是走进了鬼城一般。  大氅人感觉到年轻人的心思变化,那隐藏于油彩面具下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  “别怕,那不就有人了吗?”大氅人话音刚落,年轻人的忽的便听到了嘈杂的人声,他寻声望去,只见在他们二人前方,竟然出现了一座挤满了客人的三层酒楼。  大氅人笑道:“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  年轻人忙点头道:“这个地方不错,好歹有些人气儿。”  “那我们便去里面坐坐。”大氅人话音还未落,那年轻人便发现自己已然身处酒楼大堂之中,在他面前,还摆着一桌丰盛的酒菜。一连奔波了十几日,年轻人已然是饿的不行了。他一把就扯下来了一条鸡腿,当他正欲往嘴里塞时,又察觉到了那从面具下迸射出来的灼灼目光。  年轻人停下了手笑道:“大人您吃。”  “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你尽管吃,不用管我。”  年轻人听罢,算是放开了胆子,他先是往嘴里猛塞了几口大肉,又饮了两口酒。但这酒一入喉,年轻人便察觉到了些许不对。  年轻人停下了手,正色道:“大人,这酒有问题。”  “哦?”  “  

吉林好的治癫痫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唐山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