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梧桐赏析】约有期,思无涯“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6:10:46 编辑:笔名
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以其和谐优美、宁静闲适的生存环境,正直古朴、善良淳厚的民俗民风,征服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尤其小说中勤劳善良、仁爱慈祥却被人误解并满怀委屈与不甘、悲凉而逝的老船夫祖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那苍老而不屈的身影、对幼雏细心呵护的舔犊之情以及为了翠翠的幸福婚姻而反复奔走的形象久久地萦绕在心头,让人禁不住提起笔来,剖析这位可敬可怜的老人的心灵,让所有误解他的人重新认识并理解他那颗善良淳厚的舔犊之心。
祖父虽不是小说的第一主人公,但作者花在祖父身上的笔墨相当多,可以说,文章是围绕孙女翠翠写的,而祖父却是围着翠翠转的,渡船、黄狗、白塔、甚至端午节都是作为表现祖父围绕翠翠转这一重要内容的陪衬而设置的。祖父是一个忠于职守的划船人,他不收过渡人的钱财,不好意思接受镇上卖肉人多给的肉,他处处与人为善,对生活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只一件事,将唯一的孤雏翠翠托付给一个合适的人,他就会放心地闭上眼睛,去到那他这把年纪的人该去的地方。然而,尽管边城最为优秀的两个青年大老和二老同时喜欢上了翠翠,老人还是没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翠翠明明确确地托付出去。不仅如此,祖父几乎是含冤而逝的,他的心里充满了无奈与悲苦。尽管他不顾病后身子虚弱,甚至抛开矜持,几次进城找到船总父子,翠翠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而且,他被船总父子误解,被二老认为是“为人弯弯曲曲,不利索”。那么,祖父的心理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呢?
随着孤雏翠翠的长成,一件事情自然而然地摆在祖父的面前,那就是翠翠的婚事。小说中反复描写祖父在提到或者想到翠翠长大了这件事时,心子重重的。如:“祖父有点愀然不乐了。”“祖父心想:‘你总有一天会要走的。’但不敢提起这件事。”“祖父有点心事,心子重重的。翠翠长大了。”为什么翠翠的长成会让祖父的心里沉重呢?当然是翠翠父母的事,那是祖父心头一道陈年的疤痕,一旦触动,依然会阵阵隐痛。“因为翠翠的长成,使祖父记起了些旧事,从掩埋在一大堆时间里的故事中,重新找回了些东西。这些东西压到心上很显然是有个分量的。”正是这些旧事,也即翠翠母亲喝冷水追随情人而逝的事,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老祖父的心上。翠翠越长越像她的母亲,尤其是性格,这很让祖父担忧,他怕翠翠母亲的悲剧在翠翠的身上重演,这是他万分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而且,对于从小失去双亲的翠翠,祖父肩头更有一种责任,他得把翠翠交给一个可靠的人,这个人不仅从性情人格品行各方面可靠,而且要喜欢翠翠,更重要的是翠翠也要喜欢这个人,否则他将死不瞑目。“可是无论如何,得让翠翠有个着落。翠翠既是她那可怜的母亲交把他的,翠翠长大了,他也得把翠翠交给一个可靠的人,手续清楚,他的事才算完结!翠翠应分交给谁?必须什么样的人才不委屈她?”
在一次大老过渡时,祖父用微笑鼓励大老关于喜欢翠翠的自白,而“那青年走去后,祖父温习着那些出于一个年青男子口中的真话,实在又愁又喜。翠翠若应当交把一个人,这个人是不是适宜于照料翠翠?当真交把了他,翠翠是不是愿意?”活了七十年的祖父为难了,生活的经验在此时并不能提供直接的借鉴,而只能令这个可怜的老人畏缩。不管怎样,遇到事情总得处理,这是祖父的性格,祖父此时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翠翠是不是愿意大老”这个问题,至于是否适宜,并不是个确定的问题,以大老的人品,若再加上两情相悦,这大概也该算是适宜的了吧。
不久,二老也向老船夫表示了对翠翠的好感。这时,摸清楚“翠翠的心里更愿意哪一个些”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对于爱情这个问题,祖父是不便于直接问询正处于青春期的翠翠的,而翠翠出于一个少女的羞涩,也不会直接向祖父坦白自己的心思,所以祖父只能对翠翠的心思进行试探揣测。在一次提到二老找人帮祖孙俩看船而请他们进城去看端午划船比赛时,翠翠说了句“那个人很好,我像认得他”,“祖父心想:‘这倒对了,人家也觉得你好!’”祖父隐隐约约感觉到,翠翠似乎喜欢二老,但他不能断定,翠翠确实是愿意二老。所以在马兵为大老数次提亲的时候,祖父不能直接应允,但他也没有拒绝。万一翠翠愿意大老呢?毕竟大老也是个优秀的青年。这里有他一点小小的自私心理,也许正是因了这点自私心理,才会让船总父子摸不着老船夫祖孙俩的心思所向,才会让二老觉得“老的为人弯弯曲曲,不利索”的吧。但这点自私心理对于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船夫、对于一个历经苦难与艰辛的老人,是多么地值得我们谅解。他不想失去一切能给翠翠带来幸福的机会,他的含糊只是为翠翠争取时间,等待翠翠的明确表态。小说中多次提到这一点,当熟人以为祖父可以为翠翠的终身大事作主时,祖父说“不能那么说,这是她的事呵!”当熟人说大老的命运由祖父捏着时,祖父说“老兄弟,不是那么说!我若捏得定这件事,我马上就答应了你。”祖父也对翠翠说“我呢,人老了,再过三年两载会过去的,我没有不愿意的事情。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想想,自己来说。愿意,就成了;不愿意,也好。”
然而,年幼的翠翠并不能完全明白祖父的良苦用心,而且出于少女的羞涩,她始终没有明确告诉祖父自己到底愿意哪一个,有时甚至故意回避,这无疑给祖父揣测她的心思增加了难度。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让这件原本简单的事越发地复杂起来。先是听说了邻寨王团总的千金有意于二老并以一座崭新的碾坊作为陪嫁,这与翠翠形成了相差悬殊的竞争关系。接着媒人正式来到翠翠家提亲,而当翠翠得知来人是为大老提亲时,“翠翠不作声,心中只是想哭”,这让祖父的心里特别地沉重起来,一些过去的事情自然而然地又一次被他想了起来。“老船夫猜不透这事情在什么方面有个疙瘩,解除不去,夜里躺在床上便常常陷入一种沉思里去,隐隐约约体会到一件事情(翠翠爱二老不爱大老)。再想下去便是……想到这里时,他笑了,为了害怕而勉强笑了。其实他有点忧愁,因为他忽然觉得翠翠一切全像那个母亲,而且隐隐约约便感觉到这母女二人共同的命运。一堆过去的事情蜂拥而来,不能再睡下去了,一个人便跑出门外,到那临溪高崖上去,望天上的星辰,听河边纺织娘和一切虫类如雨的声音,许久许久还不睡觉。”这里,我们清晰地看到了祖父的心理世界。夜里,祖父独自躺在床上,他的心里之门向我们打开,他的伤痛、他的隐忧以及他的无奈甚至彷徨如在眼前。而他为孙女翠翠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都是白费,他无论如何地淳朴,无论他的希望是如何的简单,仅仅只是翠翠能够过得幸福,然而在命运这只大手面前,却显得力不从心,命运并不如他的渡船好掌控!
不仅如此,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老人的意料。大老和二老相互让对方知道了自己喜欢翠翠并想娶其为妻的心思,并且约定用夜晚唱歌的形式追求翠翠,结果唱歌当晚翠翠的灵魂便随着歌声到处飞扬。祖父意识到翠翠一定钟情于歌声的主人,并且一厢情愿地以为这主人就是大老时,急匆匆地跑到城里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老。“大老,听我说句正经话,你那件事走车路,不对;走马路,你有份的!”没料想晚上唱歌的并不是大老而是二老,这让祖父大失所望,在命运这只无形的大手面前,他的力量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啊。所以翠翠在看到回来的祖父时问:“爷爷,你同谁吵了架,脸色那样难看!”可怜的老人预感到悲剧就要不可阻挡地发生了,但老人依然“莞尔而笑”,“他到城里的事,不告给翠翠一个字。”他不想也不忍心天真纯洁的孩子过早地面对生活的无奈与苦痛,而且他似乎还存有一线希望,也许事情会有转机呢?
这个老船夫本以为大老有份的消息让大老伤心,他选择了远下茨滩。但是意外发生了,这只水鸭子却在茨滩被水淹死了。这不仅使得翠翠的婚事更加复杂,而且也直接导致了船总父子对于老船夫的误解。“这个不吉的消息(大老出事)同有力的巴掌一样,重重地掴了老船夫那么一下”,悲剧已然不可遏止地拉开了序幕。此时的祖父凭着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但他为了心爱的孙女的幸福,还是决定作最后的努力,与命运进行一次抗争。所以他没有回避,而是积极主动地去到船总顺顺家进一步观察事态的发展并寻找突破的机会。“老船夫把头摇摇,向顺顺那么怯怯地溜了一眼。”从旁人谈论大老时对祖父的回避以及顺顺提到“我们谈的那件事吹了吧”,祖父敏感地觉得对于大老的死他是有责任的,而他误以为唱歌的是大老并兴冲冲告诉大老马路有份时,是否已经客观地对大老造成了伤害?从而可以推断,大老在出事之前的心情是不愉快的,而这不愉快恰与祖父及翠翠有关,这是否就是造成水鸭子溺水的直接诱因呢?此时祖父的心里很不安。这不安在顺顺看来,就是心存愧疚,这表明祖父与大老的死是有关的。祖父在顺顺面前碰到的是冷板凳。这让祖父的心里很受伤害。
在生命的灯即将燃尽的时候,祖父必须抓紧时间,落实翠翠的幸福。现在大老死了,那就更要争取二老。所以祖父虽在顺顺面前碰了软钉子,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努力,向命运屈服。他又找机会了解二老的想法,可是他错误地采取了“怯怯地望了年青人一眼,一个微笑在脸上漾开”这样的姿态,“老船夫的做作处,原意只是想把事情弄明白一点,但一起始自己叙述这段事情时,方法上就有了错处,故反而被二老误会了。”祖父的过分矜持或者含蓄让二老甚至反感,他本想缓和气氛的玩笑又极不合时宜,这让二老很听不惯,二老不仅“听后苦笑”、而且认为“老的为人弯弯曲曲,不利索,大老是他弄死的。”二老对于祖父明显的冷淡令祖父深受伤害,“那点淡漠印象留在老船夫心上,老船夫于是在两个人身后,捏紧拳头威吓了三下,轻轻地吼着,把船拉回去了。”这是对于漠视他的人的威吓也是对于命运的威吓,但也只能仅此而已,对于命运祖父实在无可奈何。而中寨人假装无意却是故意在船上说了二老与团总女儿的事,并有意提到大老以让祖父对二老死心,从而彻底地败下阵来。这无异于在祖父依然泣血的心上撒了把盐。“老船夫被这句话在心上扎实地戳了一下,把想问的话咽住了,中寨人上岸走去后,老船夫闷闷地立在船头,痴了许久。又把二老日前过渡时落漠神气温习一番,心中大不快乐。”此时的祖父已被彻底地击败,他的心里充满了绝望。“祖父可不说什么,只是为一个秘密痛苦着。”他因为不想将痛苦传递给翠翠,以至于更加地痛苦。 祖父虽然以为翠翠与二老的事希望不大了,但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是要做垂死挣扎式的争取。于是他在病后再一次来到了城里的顺顺家,但是,“不知怎么的,老船夫对于这件事情的关心处,使二老父子对于老船夫反而有了一点误会。”“船总想起家庭间的近事,以为全与这老而好事的船夫有关,虽不见诸弄错,心中却有个疙瘩。”当船总语气略粗地委婉拒绝与祖父再谈翠翠与二老的事情时,“老船夫被一个闷拳打倒后,还想说两句话,但船总却不让他再有说话的机会”。这对于祖父无疑是终结式的一击,这一个闷拳不仅击破了祖父心里仅存的一点侥幸,也击散了他与命运挑战的最后一点气力。此时的祖父,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他的活着,对于其他活着的人,对于翠翠已没有太多的意义,他的生命的灯已燃到了尽头,他被命运不可抗拒地左右着,并且一步步推向死亡。
终于,在一个夜晚的雷雨过后,伴随着白塔的倒塌,未能完成最后心愿却被命运彻底击垮的老船夫祖父悲凉地死去了。尽管作者对于这个悲哀的生命作了诗意般的淡化处理,但那种刻骨的、身不由己的被命运左右的悲哀还是掩饰不住地呈现给了读者,令人感同身受,久久不能从故事里走出来。

共 45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边城》是沈从文(现代小说家,散文家,学者,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小说的代表作,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优秀的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它以20世纪 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它以独特的艺术魅力,生动的乡土风情吸引了众多海内外的读者,也奠定了《边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作者用朴实的语言,解析了这部作品中爷爷的形象。一个闷拳不仅击破了祖父心里仅存的一点侥幸,也击散了他与命运挑战的最后一点气力。此时的祖父,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他的活着,对于其他活着的人,对于翠翠已没有太多的意义,他的生命的灯已燃到了尽头,他被命运不可抗拒地左右着,并且一步步推向死亡。 这是非常深刻的分析,作者很好地把握了这部作品的人物脉搏。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编辑:江南铁鹰】
1 楼 文友: 2014-06-06 17:47:20 欢迎晚风吹拂加盟梧桐!你的《牧羊女》一炮走红,这篇赏析也写得见识非凡,有理有据!很欣赏!
一份默契来自心灵的感动,一份欣赏点燃智慧的心灯;穿越心灵的湖,让情谊温暖彼此的心房;珍惜相处的时光,让我们在这个梧桐文苑里,真诚相伴,快乐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26 15:15:16 感谢老百老师的用心阅读与鼓励!
2 楼 文友: 2014-06-06 21:05:0 太好了,值得庆贺! 我的文字都是流水账,记录生活,自娱自乐。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26 15:16:06 庆贺白塔倒掉吗?哈哈
 楼 文友: 2014-07-10 10:58:17 作者运用深挚凄婉的语言,给我们解读了原作,把握比较到位;观点明晰,论述有理,欣赏佳作;祝好。
回复  楼 文友: 2014-07-11 09:57:22 晚霞老师百忙之余深夜读此小文让我感动,谢谢。我太喜欢边城了,也非常同情祖父,所以写了此习作。脑梗最佳治疗方法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中成药
小儿厌食的病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