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丞相大人怀喜了

发布时间:2019-06-25 23:04:00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边塞。烈风瑟瑟,整个大地一片苍茫。西凉大军驻扎在泗水河,与秃鹫人隔岸对视。所有士兵被分为三类,一类负责巡视和把守,一类负责探听消息和监视秃鹫人的一举一动,还有一类则没日没夜的操练。喊声震天,叫人听后也仍不住为之战栗。一身黑色战袍的男人安静的立在一个木桩后,不动声色的瞧着训练的士兵们。在他身边,跟随十几个腰膀圆粗的汉子。汉子们生的凶神恶煞,是那种孩子们一见就会止不住哭泣的长相。这会儿,他们却用着一种热切而渴望的眼神瞧着一身黑色战袍的男子。“王爷,俺们的训练效果怎么样?”皮肤黝黑的英将军扯了嗓子吼道。说话间,口水四处喷洒,众人纷纷抬手抵挡。“还差火候!”展沐风沉声道。一听这四个字的评价,英将军兴奋地眼眸立刻焉了。“到我了到我了,”另一个将军挤开他,冲到展沐风身前,兴冲冲的问道,“王爷,那我训练的呢?”展沐风看向占据了另一个训练场的士兵。他们手里头拿的是尖利的红缨枪。刺、挑、夺、劈、砍……花样不少,但是都不怎么实用。“花架子太多,若是这样上了战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展沐风毫不留情的道。杨将军的脸色红成了猴儿屁股,眼睛瞪得大大的,下唇狠狠地咬着。“你训练的,力道不足。”“这一些,下盘不稳,基本功不扎实。”“……”展沐风指着训练场地,一一对众位将军说道。秃鹫的兵力不弱,而西凉再经历了好几场政变之后,损兵折将。加上还要提防其他国家的虎视眈眈,一部分的兵力用来守护西凉各个边塞。展沐风可用的士兵,并不多。眼下他们的兵力能够与秃鹫不相上下,是因为征兵五万的结果。国难当头,热血青年纷纷响应。然而,上阵杀敌,光有热血是不够的。他们得会打仗,能打仗!不经过训练,不经过战争的洗礼,他们永远也不会成长为真正的将士。粮草早就准备妥当。展沐风等人现在愁得,就是如何将这些新兵训练好,好让他们能够上战场打仗。时间是紧迫的。一方面是虎视眈眈的秃鹫人,另一方面是狼子野心的三皇子。为主要的是,展沐风的身子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他必须要在短的时间内,训练新兵,上阵杀敌,打败秃鹫人和三皇子,定下乾坤。如此一来,才有苏芩和整个西凉的安宁。一想到苏芩,展沐风的心口就仍不住一阵发痛。他瞧着漠北的方向,眼眸里是浓重的思念和化不开的愁绪。“你们给本王听着,本王再给你们五日的时间,五日后,本王要见到效果。”“是,王爷,末将等人必定幸不辱命!”展沐风转身,大步的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一进到帐内,先前还强撑着的傲然躯体,这会儿却是屋里的撑着桌子,身子微微地弯曲着俯于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主上!”清清站在一旁,担忧的开口道。想要上前,却见展沐风一个冷冷的眼神扫了过来。“我没事!夫人现在怎么样了?”“夫人尚在漠北,一切安好。”“一切安好……”展沐风在嘴里低喃着这几个字,心头一阵柔软,“那就好,那就好……”清清低垂着脑袋,右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他说慌了。夫人此刻也并不好。在主上回了京城之后,夫人就去了极其危险的地方。而现在……山路迢迢,浓雾缭绕。漫天的雾气,叫人看不清山路在何方。“主母,歇会儿吧。”影瞧着苏芩,哀求的道。苏芩却是脚步不停,一脸沉寂,“我还能撑得住。影,他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赶快,我累些没什么,你明白吗?”“是,主母。”圈在苏芩手上的小花,无聊的立着舌头,猩红的杏子来回吐着玩儿。这里的雾气它很是喜欢,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就好似它原本就该生活在这里一般。“大人。”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一个人影闪至苏芩身前。是在前头探路的戮。他双手抱拳的瞧着苏芩,沉声道:“大人,属下去前方探过,再往上走就是一个断崖,再无去路。”“断崖!”苏芩眉头轻蹙。“是的。”幽冥宫是江湖上一个十分神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幽冥宫确切的位置。若不是她努力地回忆身子残存的记忆,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可是,戮却是前面再没有去路!幽冥宫,暗通幽冥,说不定,那去路就在断崖之下。想到这里,她果断的开口道:“咱们继续往上走。”“是,大人。”戮虽然奇怪,却还是依着苏芩的命令行事。三人一路往上,大约过了两刻钟,便是到了山顶。山顶空气稀薄,雾气也比之前轻薄了不少。举目四望,他们能够看见跳跃的霞光,以及被掩映在霞光之中的叠嶂群山!苏芩瞧着近在咫尺的断崖,慢慢的走了过去。“大人/主母,小心。”影和戮同时担忧的开口道。苏芩给了两人一个安抚的眼神,继续往前,停在断崖边缘,低头。低下是缭绕的雾气,比他们这一路走来所见,更是浓稠而厚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芩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想也不想的跳下去。这一跳,却是叫影和戮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苏芩竟然如此突然地就跳了下去。怔愣只是一瞬,下一秒,两人也同时跳下断崖。若是大人/主母死了,他们也绝不会苟活在这个世上!狂风呼啸,耳边猎猎的风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给刺穿。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影和戮的身子也越来越难受。就在他们以为要忍受着这样的痛苦死去的时候,下一刻,两人却是落到了一个平地上。脚下是结实的泥土,空气里满是泥土的味道。微风轻扬,又送来一阵花香。影和戮惊诧的瞧着四周,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阵法!竟然又是一个阵法!谁能够想到,惊人恐惧的断崖,竟然只是一个带着迷幻作用的阵法。阵法之后,却是好一个山明水秀的世外桃源!“你们怎么也跟着跳下来了?”耳边传来女子的声音,立刻拉回了影和戮的神智。两人看向苏芩,又是兴奋又是恼怒。“大人/主母,往后万万不可如此。”分分钟就跳了崖!他们的心脏实在是承受不起!“嗯,让你们受惊了。”苏芩抱歉的对两人说道。“大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戮戒备的瞧着四周,一边开口问道。“幽冥宫!”苏芩缓缓地吐出三个字。“幽冥宫!”影惊呼。戮也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这里就是幽冥宫!苏芩指了指某处。影和戮同时看去,这一看,额上却是冒出三条黑线。莫怪苏芩如此肯定的知晓这是幽冥宫。瞧,那块立着的石头上就清清楚楚的写着呢!小篆刻就的幽冥宫三个字,清瘦,干练,别有一番味道。“大人,咱们什么时候进去。”戮又问道。知道这里是幽冥宫,苏芩却站在这里不动,这其中必定有她的计较。戮猜得不错。苏芩的确是有自己的计较。她靠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缓缓地吐出一个字,“等!”等!没头没脑的一个字。等什么?等到什么时候?换了旁人,必定是有诸多疑问,满心疑虑。然而,影和戮在听完苏芩这番话后,却是乖乖的站在原地,戒备的审视四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想法。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苏芩忽然喊了一句,“咱们走。”影和戮来了精神,才迈开一步,却见一道花花绿绿的身影从一颗大树上飞快的窜了过来,极快的盘上苏芩的右手腕,成了一个花色的镯子,通体透亮。影和戮目光一阵呆滞。两人脑子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小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两人的警觉性竟然降到了这样的地步么?连一条小畜生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嘶嘶嘶!”似乎是察觉到两人在想什么,小花不高兴的吐着舌头。猩红的杏子带着威胁的味道,只要影和戮再透露出一点儿不屑的意思,嘴里的毒液就会毫不客气的喷射而出!影和戮低下头,收回自己的心思。心底里却是一阵浓浓的憋屈和不甘!作为的杀手和影卫,他们向来是杀人如麻的代名词。然而今天,他们却是被一条小花蛇给威胁了!影和戮越想越不是滋味,两人打定了主意,等这次的事情完了,一定加紧时间好好练功夫。这样的屈辱一次就够了,往后的日子他们再也不想体会!见两人老实乖乖的,小花这才将舌头给收起来,贴着苏芩的手腕,闭上眼睛,那样子就好似一只真正的镯子一般。</p>

葫芦岛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绥化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周口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冥界管理者

下一篇:情生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