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明薇重生记事

发布时间:2019-06-25 19:14:57 编辑:笔名

钟粹宫。嘿嘿,有意思书院看小说到奉命在宫门口迎接明薇的女官远远便望见被宫女簇拥着的大红色身影款款走来,她眼底不由掠过一抹诧异。等到看清那张艳光四射的面容时,她更是吃了一惊。大红色的广袖曳地长裙,的东珠发钗,高高梳起的飞仙髻……瑜亲王妃这通身的打扮,都透着一股奢华,就在她还是太孙妃时,也没有如此张扬过。“奴婢给王妃请安。”她稳稳的蹲身行礼,态度十分恭敬。明薇略一颔首,曳地长裙划过钟粹宫的青石板,裙摆上各色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众服侍的小宫女都看呆了,这样张扬耀眼的打扮,在后宫中并不多见。如今除了地位稳固的几位娘娘都上了年纪,不适合这样打扮,其余年轻的得了些许帝宠的不过是低份位的贵人之流,还没有资格穿那样鲜艳的颜色。是以绯衣如火的明薇倒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见过陈妃娘娘。”明薇对陈妃印象不错,言语动作间不由多了几分真心。陈妃在见到明薇的一瞬间,眼中毫不掩饰的透出愕然。她一直都觉得明薇像唐婉,眉眼间、神色总觉得有唐婉的影子在。然而今日,明薇的骄傲从容,略显奢华、尊贵逼人的气派,让她恍惚看到了当年一袭明黄色正装的皇贵妃。若不是明薇一身红衣,她几乎以为来人就是唐婉。稳了稳情绪,陈妃不动声色的拭去眼角的水光,慈爱的微笑道:“好孩子,快过来坐。”明薇依言在她身边坐了,陈妃关切的问道:“怎么你一个人过来?”“王爷去了清凉殿给皇上请安。”明薇答道:“想来稍后就过来给您请安了。”陈妃笑着点点头,她看着脸上的容光更胜从前的明薇,不由欣慰对一旁的刘嬷嬷道:“这些日子不见,王妃出落得越发好了。这大红色的裙子也漂亮,只有她才配得上这颜色了。”“谁说不是。”刘嬷嬷凑趣道:“王妃这样的人品,自然是万里挑一的。王爷娶了王妃,是极有福气的。”刘嬷嬷的话说到陈妃的心坎儿里了。她越来越看重明薇的原因,也是她在容臻的事情上毫无保留的付出。在容臻的太孙之位岌岌可危时,她义无反顾的跟着离开了东宫;在容臻被废黜太孙之位时,明薇没有半点丧气,反而有种把日子越过越好的气势。今日明薇这身打扮,虽说有些奢华了,可她的体面也正是容臻的体面。若是她垂头丧气,素衣白裳才真正堕了容臻的面子呢。想到这儿,陈妃看明薇倒越来越喜欢。“把本宫那套金刚石的头面拿出来。”陈妃一面吩咐刘嬷嬷,一面对明薇笑道:“这套头面你们年轻的戴着倒好看,本宫是戴不出去了。”明薇陪着笑应了两句,无意中发现刘嬷嬷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莫非这套头面有什么特殊意义不成?还不等她想清楚,陈妃又关切的问起了府中的事,明薇少不得细心的一一解答。末了说到各亲王府送去的人时,陈妃面上流露出几分轻蔑来。“您不必担心,都是皇叔黄婶的好意,我和王爷只有感谢的份儿。”明薇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带了几分活泼道:“府中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您若是又得用的人,也可赐下一二。”见明薇还有心思开玩笑,陈妃知道她已经有了计较,便不再多过问。不多时,刘嬷嬷便捧着一个深蓝色的丝绒匣子出来。在陈妃眼神示意下,刘嬷嬷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匣子。正值申时初刻,便是在殿中也是光线充足。匣子方一打开,便折射出无数道炫目的光芒。等到明薇定睛去看时,只见整套头面都是镶嵌着指甲盖大小的金刚石,无论是切割、光泽都是一等一的好。随便拿出一颗来,都足以成为现代令人尖叫的鸽子蛋。“这……太贵重了!”明薇原本以为陈妃随手赏出不过一件贵重些的首饰,却没想到是这样珍贵的首饰。她不由有些犹豫,这套头面算得上是陈妃的珍藏了罢!怪不得方才刘嬷嬷是那样的神色。陈妃的态度却很坚决,一定要明薇接着。“你戴着漂亮,本宫看着也高兴。”陈妃毫不在乎的道:“放在本宫这里也是白收着,倒是糟蹋了好东西。”陈妃的话说到这份上,明薇只得收下。“晚宴时你就坐在本宫旁边。”陈妃不得明薇再说些谢恩的话,转而叮嘱起明薇晚宴上的注意事项。“她们爱尖刺就让她们尖刺去,不过是些口舌之争罢了。想来以她们的修为,也不会很离格。”明薇心念电转,已经明白了陈妃的意思。“娘娘说的是。”她微微一笑,语气中透出自信:“若是计较,岂不正中她们下怀?”她的话音未落,陈妃的目光正好转过来,二人不由默契的相视一笑。等到容臻进门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温馨的一幕。******中秋节宫中的晚宴素来都是摆在韶华殿的。这里极为朗阔,能容下近千人用膳,又是方便赏月,还有个极大的高台,正好观赏歌舞。坐在上首的自然是九五容铎,因为没有皇后,便没有能和他比肩而坐之人。容铎的左下位往日都是皇太孙的位置,如今容臻被废了太孙之位,这位置上做的是诚亲王。他下首依次坐着康王、宁王。如今左下的容臻,已经换到了左下第四。虽说同样都是亲王,诚亲王等人到底占了长辈的名分,自然要压容臻一头。显眼的位置上还有三位亲王的世子,几个得宠的皇孙在容臻下面坐着,看起来倒也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气氛。相对于到底还是略显僵硬的男人们,女眷这边则其乐融融多了。往日都是有皇子的妃嫔带着儿媳妇、女儿坐,今日则是一改常态,几位份位高的妃子坐到了一起,三位亲王妃、两位得宠的公主,还有明薇这个新鲜出炉的瑜亲王妃坐到了一起。她们再下首则是公主家、亲王家有宠有身份的郡主们。容铎宣布晚宴开始后,支歌舞准备上场时,身着月白色宫装的宫人们鱼贯而入,手上端着鎏金托盘,动作轻盈的摆上一道道佳肴。首先被奉上美酒的自然是帝王的金丝楠木长案。歌舞已经响起,容铎借着酒杯的遮挡,终于有机会去看一眼那抹光彩夺目的身影。在他方一登上宝座时,目光往女眷中一扫,那抹绯色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底。阖宫中都没有一个人穿那样鲜艳的大红,她轻颦浅笑间,发鬓间垂下的红宝石坠子一闪一闪的,她的眼眸比明珠朝露更为漂亮,脸上露出的笑容如同繁花般缓缓绽放……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贵气和优雅,落落从容,神采飞扬,骄傲张扬的笑意,种种感觉糅合在一起,让他又陌生又熟悉。那抹惊艳感在他心中挥之不去。除了唐婉,再没有人给他这样的感觉。容铎不由有些失神,然而素来能察言观色的几位宫妃谁都没人去理会,她们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明薇身上。不同于淑妃等人的笑容盈盈,陈妃脸色则有些不好看。这些人分明是在针对明薇!先前明明是各自随喜坐在一起,默认了自家媳妇婆婆小姑子坐在一起的,到了今晚的宴席上,却生生隔开而来她和明薇。她们不过就是想看明薇的笑话罢了!若是能再刺激明薇两下,她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心不在焉的观赏着歌舞,味如嚼蜡的品尝着美食。无论是淑妃等人,还是同明薇一桌的亲王妃、公主,以及下首的郡主们,心中都隐隐期待着一会儿的好戏开场。明薇在心中了然一笑。既然有这么多的观众在,她是不会让她们失望的。“还没有谢谢婶婶们。”等到照规矩的轮敬酒后,明薇端起趁着桂花酿的琉璃盏,笑吟吟的道:“侄媳年轻,没经过事,如今府上正是忙乱的时候。婶婶们爱惜侄媳,赐下人来帮衬,真是再好不过了!”三位亲王妃互相看了一眼,还是诚王妃出头,笑着接话道:“都是一家人,这些是应该的,你这孩子也太客气了些。”诚亲王妃望着容光四射的明薇,不由觉得有些遗憾。若是能给自己的昊哥儿做个侧妃,也是极好的。“皇婶的好意,侄媳本该亲自上门道谢的,只是府里正忙着,没能腾出功夫来。”明薇呵呵的笑着,一副十分开心感激的模样。反正这事早晚都是要提起的,倒不如她先说。她越是这样坦然自若,那三位亲王妃只觉得她是故意说了反话。故此康王妃十分热心的道:“我早就吩咐过他们,既然到了瑜亲王府,便该好生守着瑜亲王府的规矩才是,不可仗着是长辈所赐,就拿乔坐大,不好生服侍。”康王妃这话说的实在是下明薇的面子。她先用长辈的身份压明薇,连下人该如何也敢拿出来说。明薇和她同样位列亲王妃,本该平起平坐,她这高高在上的语气,实在有些难看。“有五皇婶这句话,侄媳再没有不放心的了!”明薇仿佛没听出她话的意思。“都是您教导有方,她们到了侄媳府上都是极规矩的,若是她们有婶婶一分手腕,侄媳便知足了。”听起来明薇的话仿佛没错,可细细一品便觉得不对。明薇把仆妇丫鬟跟康亲王妃比,不就是狠狠下康亲王妃的面子么。只是明薇大眼睛眨啊眨的,十足的慕孺,让人挑不出错来。若是指责她这幅“天真无邪”的样子,定会被其他两位亲王妃借机嘲笑。随着容臻被封了亲王,诚亲王兄弟三人的矛盾也日益表面化。想到这里,听出不对味的康王妃只好生生忍了下来。宁王妃见明薇神色和软,便觉得不说上两句实在是吃了大亏。她便也紧跟着笑容满面的开口道:“我们府上的人都是不如你五皇婶、三皇婶府上的伶俐,有些笨手笨脚的。若是他们有什么不好,你只管送回来便是。”她的话音未落,同桌的诚王妃、康王妃、德光公主脸色不免都有些难看。宁王妃倒是会讨巧,好像她们拼命往瑜亲王府塞人一样,她倒是把自己摘了出去……什么送回去,她说得倒好听!她就不怕明薇顺坡下驴,真的把人送回去?到时候看她还会不会这幅笑脸。“六皇婶说得这是哪里话?莫非婶婶还会特意挑了不好的人来不成?”明薇脸上的讶异恰到好处,并不夸张得令人生疑。宁王妃被小小的噎了一下,笑容顿时有些勉强。“你惯是会说笑的。”难道她能说自己是挑了不利索的人过去?那不是自打脸么!明薇开心的点点头,浅笑道“婶婶们送来的人自然都是极好的,各个都是一把好手。侄媳这会儿正短人手,婶婶们是帮了大忙了!”“正瞌睡呢,就有人送了枕头来。”笑容从明薇的眼底流出,无比真诚。“过几日我和王爷要在府里设宴,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可巧婶婶们怜惜,送了人来帮忙。”三位亲王妃神色竟是一愣,便是上首的三妃也是神色微变,只有陈妃露出欣慰的笑容。她们知道,容臻和明薇要设宴多半是被逼的。她们心中清楚,自家王爷不过是想让瑜亲王夫妇出丑,还是在京中勋贵世家面前。若是这次宴席不成功,很快便会有各种不利于容臻的流言传出。把人送进瑜亲王府,她们心知起不到多大作用,起码能恶心到容臻夫妇二人,顺便搞搞破坏也好。没想到明薇竟真的想用她们的人!看着明薇脸上灿烂的笑容,她们心中都产生些不真实的感觉。瑜亲王妃瞧着是个聪慧的,真的放心让她们的人管了府上要紧的事?当初她跟着太孙出宫的气魄到哪里去了?莫非她们都太高看她了?

金昌好的癫痫医院
商丘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株洲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豪门之我的王子老公

下一篇:捍卫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