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互联网要以合作的态度来拥抱传统行业

发布时间:2019-03-01 15:40:23 编辑:笔名

互联要以合作的态度来拥抱传统行业 ToB 市场机会有多大?共享经济的利与弊是什么?关于这个话题,几位来自投资行业的风险投资者进行了对话,干货满满。

互联对传统行业的改造中,ToB 市场机会有多大?共享经济的利与弊是什么?关于这个话题,几位来自投资行业的风险投资者在新浪 C + 峰会进行了对话。参与对话的有: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刘二海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 郑庆生

凯鹏华盈创头基金主管合伙人 周炜

起点创业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 查立

* 以下内容由创见整理发布。

互联对传统行业改造

刘二海: 想先请庆生说一说,你这儿也投资了很多相关的项目,能不能介绍一下从您这边来看,互联对传统行业改造的一些例子给大家分享一下?

郑庆生: 我可以介绍一下目前我们看过的一些 B2B 的项目,也就是我认为整个互联对传统改造很重要的一块。信息流和资金流合二为一:我们经常说传统商业模型里有三个重要的元素,在这个新的时代,资金流和信息流合并了,资金流又在描述交易,完成在一些重要的交易节点的信息传递,互联在这些方面更深入的介入了交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原来跟互联没有关系的产业被并入了互联。

比如说近我们在看的一些工业品,包括化学品的一些交易,在这些里面他们原来整个市场参与方众多,在原来的模式下可能是发传真,互相寄邮件,打确认。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其实完全可以用互联这样的新形式。

很多人认为 B2B 光是出量,但是增值比较少

刘二海: 你刚才讲到了 B2B,现在也有找钢的,找塑料的,批发水果生鲜的 B2B。你觉得互联对这个环节的改造是真的有机会吗?因为也有很多人认为 B2B 光是出量,但是增值比较少,你怎么看?

郑庆生: 这个挺有意思的,我们看不同产业的时候,因为我们是互联端的投资者——长时间投 ToC 模式后发现它是大样本的,它共性非常多,商业模式比较容易出现相似的地方。但是在 B2B 领域,当互联轮扫射过去,幸存下来残留的「地面部队」实际上非常顽强。这些传统空间的价值链是不能被压缩掉的,所以每个行业连不能被压缩掉的价值链是千奇百怪的,互联更多的要以合作的态度跟他进行信息的互通,包括交易。

ToB 有机会,但是可能是中等机会

刘二海: 周炜因为你也投过京东,过去咱们都讲 B2C 比较多,从早年的当当、卓越,甚至包括天猫、淘宝,都是 ToC 的角度,你觉得 ToB 是机会吗?互联对 ToB 的交易,尤其是 B2B 的交易。

周炜: ToC 是个大生意我们是很清楚的,ToB 我认为它是中等规模的机会。像 ToC 赢家通吃可以形成万亿级的企业,ToB 我个人认为,因为一个大的公司应该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要有价值,今天阿里巴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价值?——淘宝。因为上面双方交易需要双方的数量是巨大的,那平台的价值就会凸显。ToB 的生意,双方参与的个体远远少于 ToC 的生意,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平台里的价值,简单来说 ToB 生意每单都比较大,量级有差别,他们直接交易难度会远远小于在海量的 C 之间产生交易,所以平台的价值本身不会达到 ToC 这么大。

刘二海: 周炜讲的「有机会,但是可能是中等机会」,查立呢?

查立: 我跟周炜有不同的角度来看 toB,我用两个例子来说明。B,传统的讲找辅料,这是行业的需求。过去一两年中我发现,其实我们社会上有很多非常小的 B,比如说我投了一个波波,是的美发师站。每个美发师都提供服务,他有自己的客户,他不是一个大的公司,而是个人。其实他也是个 B,是小 B,像中国有 14 亿人口,其中一半的女人,这里面一半至少一个月要花一百多块钱在这些小 B 上,所以怎么把这些小 B 拉上很重要。

刘二海: 是不是由于以前 PC 对小 B 的渗透率不够高?

查立: 对,小 B 大部分不用 PC,而是通过。一方面保持自己跟客户的联系,另外增加新客户,完全就像一个企业一样的,但是形态是个人。

第二个例子是这样,猎头。像 2000 年的时候出现了 51Job、智联招聘,十年以后我们供给方、需求方信息是透明的,但是还是招不到好的人、的人。企业中高管,这些人都是企业的财富,他们自己也受到了企业的重视,所以他们不再到处发简历了,而通过猎头挖出来。其实猎头也是个小 B,原来一个猎头作为小 B 很难自己找客户,自己提供客户服务,提供售后服务,很难做全产业链服务,所以要依托在猎头公司上。

我投了另外一个站叫猎尚,给猎头提供一些平台。猎头的工作其实不需要 8 小时全部在办公室,靠个,靠个通讯录找到人就拿钱了。但是他的交易额度很大,平均交易额一单上大概收 5 万块钱,因为招到一个人,这个人年薪是 20 万、30 万,交易额非常大。他没有物流,像京东买东西还有物流,还有仓储,服务小 B 特别符合移动互联。

查立: 还有共享经济也很重要,比如说传统猎头,现在要招一个技术总监,我可能会有很多技术人才,但我下一个工作可能是关注建筑行业了,虽然我完全没有这个资源还可以再找,但是现在有了平台,支持小 B 的平台以后,共享经济出来了——我是专门做 IT 招聘的,他是专门做建筑行业招聘的,他是做工业的——我们之间共享就出来了。

像美发师也一样,他有时间,但卡在理发店那里,白天没人,晚上很挤,现在共享经济,上午没事我就帮你干。

共享经济的本质回到了互联的本质

刘二海: 共享经济也是络出现之后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业态。美国有租房子的 Airbnb,打车的 Uber,当然中国也有小猪短租,滴滴打车,庆生有没有自己的案例?

郑庆生: 我先讲讲我对宏观环境的看法,因为中国和美国的共享经济完全不一样。像日本、韩国、台湾整个社会是先有一个比较高效的渠道体系,甚至整个城市的商业承载量也都非常大。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它做互联的电商,包括共享经济实际上它的需求量没有像中国这么大。而中国是在相对落后的这样一个渠道体系下发展起来的,在这样一个落后的渠道体系下,结合了已经充分互联化的群体之后,实际上在共享经济整个的前提下,会有更大的前景。

我就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外卖和各种各样到家服务模式,为什么在欧美或者是亚洲其他发达国家没有产生? 只要你看这个城市的结构就可以得到很好的答案了,比如说你去日本、台湾,去看他街边是什么样的店,你就会发现实际上我们城市的商业承载量比它低太多了,这种情况下反而形成了后发优势,反而我们的共享经济在这个土壤上成长起来了。

周炜: 正好上周在另外的会场上碰到了共享经济概念的创始人 Robin Chase,蛮遗憾的,她是先驱了,她说遗憾的是那时候没有无线。

刘二海: 其实智能的出现使得很多共享经济变成了现实。比如说打车,如果你没有你怎么办?做专用设备?——非常辛苦,很难共享。

周炜: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共享经济本身我认为它的本质仍然回到了互联的本质,会更高的提升社会的运营效率。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前两天看到微众银行的广告:一个坐在沙发上,硬币掉在沙发上了,有人拿着过去说你要理财吗,这也是共享经济。像打车、拼车,这都是很好的例子,共享经济不仅仅是在这些地方,智能提供了平台之后,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产品、个体能够提供给大家,也能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共享经济来把自己的资源给大家用,一块钱流通到社会上也可以产生流动价值,车跟别人共享也是共享价值,在整个这个情况下,未来共享经济我认为会跟十年前,大家讨论是不是每个行业都要用互联一样。十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是共享经济,这是必须的。

共享经济的弊端是什么

刘二海: 查立你说说共享经济有啥问题吧。

查立: 我觉得共享经济可能需要有一些时间和一些撮合的过程,不是说我需要什么东西下面就提供,这么简单。共享经济更多的是说共享「共同来享受」,所以我们有共同的兴趣和共同的需求才能产生这个交易。另外「享」也是这样,享是享受和分享,所以这件事情本身不是完全严格的给钱交货,而是说有一层共同分享,共同享受的东西。

周炜: 我觉得共享经济我能想到的有两个问题。

互联网要以合作的态度来拥抱传统行业

一个是当效率大大提生以后,我们会面临更严重的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因为低技能人群会发现工作被替代掉了,社会在发展,不需要很多人进行服务了,打车行业让很多出租车司机产生了恐惧,那劳动力过剩以后怎么办?

第二个我认为不是问题但是大家当做问题的,举个例子,Uber 司机把女乘客非礼了,但是大家想没想过出租车司机同样干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新事情出来之后你就觉得是洪水猛兽?我觉得这是共享经济的问题,但是你拿去跟传统行业服务比,它产生问题的比例、概率,我认为至少不比传统行业高。

回过头来包括金融体系,我们投了宜信也是 P2P 借款的领军者,现在要上市了。你去看它,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风险,只要你的管理团队是有效率的,管得好的话。所以如果你问我,这么说吧,从产业本身来讲没什么问题。

查立: 对创业来说问题都是好事,有问题就有机会,我们解决问题,解决痛点就会成功了。

郑庆生:共享经济有一个调整,就是劳动效率和技术提高的时候,如果可以低成本大范围的提供同样的服务,在单一供给者的情况也能实现,而且更有保障,所以很多共享经济是会面临挑战的。比如说高质量的视频,比如说秒拍,更多的技术会集中在少数的人员里,像之前的 PGC 一样,被 UGC 和媒体所取代。

刘二海: 共享往往发生在 C 端比较多,信用肯定是个问题,增信也肯定有价值,早年 C2C 交易有支付宝,增信,现在住房也根据下面的评价来看房子好坏,人也有相关的记录,可能透过一些技术手段,相应的把这些服务怎么串起来我觉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因为它属于偏轻资产、轻模式,怎么链接在一起提供有品质的服务。